繁體 | 简体 | 爆料平台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玫瑰家园 > 首发时事

秦永敏第四十一次横遭抓捕归来声明

时间:2014-06-10 20:19:09  来源: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  作者:秦永敏   

image.jpg 

 
秦永敏第四十一次横遭抓捕归来声明
   
   
  
本人与妻子赵素利2014.5.18早上6:00出门晨跑至建设五路长江大堤口,武汉青山综治办退休返聘人员(原职副调研员/副处级)万长黑带领近来非法在我家门口设置违章岗亭声称“专门管你”的保安张某和黄某以及队长刘某等四个,将赤裸上身仅仅穿着短裤的我和只穿着短衣短裤的我妻拦截,随后,又有五六个人一起涌来,这些人没有任何执法资格,更不可能出具任何法律手续,却强行把我们绑架上车带走,再次将我及我妻绑架到黄陂区木兰湖八仙岛,一直幽禁到2014.6.9,这时,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才来人出面谈话,并于下午1点带我们离开八仙岛,两点半钟回到家中,整个绑架和非法关押过程历时23天。
    万长黑和武汉市公安局人员声称,这次对我们的非法抓捕和拘禁具有保护意义,因为近来全国各地抓捕了大批的人,言外之意可想而知,与此同时,承蒙他们关照,好言劝谕我回家之后慎重些,以免遭遇更加严重的后果。
在此我要说明,自从我于2010.11.29出狱,武汉青山当局就一直动用大量人力物力每日每时每分每秒对我进行监控、跟踪,内部消息前三年每年花在我身上的维稳费用是一千万元人民币。我曾要求市局确保本人在三年剥权期满之后撤销监控和跟踪,回答是明年你看得到的,结果,却是武汉青山当局以我剥权期满之后活动自由度更大为由,要求维稳费用加倍,并且在原有的由十几名区国保(瞿佑平等)和协警(黄小高等)负责的监控点(位于我住的17街坊30门4楼7号后面的35门1楼2号)之外,又在我家楼门出口违章占道设置治安岗亭,并派出18名保安轮流值班专门阻止客人来看我——须知,一名保安的月工资虽然不到三千,雇佣单位每月付给保安公司的却是三万左右(这里的回扣是多少另当别论,在中国,保安公司和公安部门的关系也不言而喻)因此,仅仅这一笔开资每年就要五六百万。
更重要的是,从全国看,在18大以后当局正式抓捕的人数虽然多一些,但曾经停止了周永康“大维稳”的非法抓捕关押,这样,我们本以为至少会在依法办事上有所进步。可是,自从当局祭出“敢于亮剑”的法宝后,一方面以法律的名义抓捕的良心犯成百倍增加,另一方面非法抓捕关押也卷土重来,曹顺利女士被抓捕半个月后当局才承认并且被折磨致死的事例就是典型。对我本人的上述做法,应该说也是很好的印证。
再从每年六四前后被“处理”的情况看看。
2012年根据内部消息其实市公安局本来只是打算临时控制我几天,青山区综治办不仅非法提前抓我,而且拖后放我,目的就是争功,并且大量索要维稳经费。
2013年市公安局则就“旅游”提前和我做了商量,并只把我控制了五六天,这也是一个良性互动吧,因此,几十次被抓捕归来没有发声明这是唯一一次。
那么,今年,青山区综治办再次提前近二十天控制我原因又在哪里?
第一是在非法抓捕我的前一天即5.17武汉因为西安来的“圣观法师”徐志强(音)在香格里拉饭店讲经弘法,当局以“煽动颠覆”罪名抓捕了前去听讲的北京的马强和本地的王芳(女,因为身患癌症放了),李文婵(女,因为高血压放了),解丽(女),黄静怡(女),蔡从富,万里以及陈剑雄,这是微观因素。
第二是几天后中国在上海举办“亚信会议”,这是中观因素。
第三则是一年来的大气候变化,这是宏观因素。
显然,以去年当局的标准,今年被抓捕的人绝大部分都不会被抓,而以我除了晨跑晚步和偶然会客从不出门的情况看,当局本来应该比去年更人性化的处理,却一反常态的更加不顾法律不讲道理,主要原因只能是一年来的大气候变化——最高当局要求“敢于亮剑”的结果。
这里要多说说“亚信会议”。
孔夫子在两千五百年前就说了,为政必须以诚信为本,宁可去兵去食也要保持诚信,“自古皆有死,人无信不立”。
今日中国召开亚洲信任大会寻求国际信任本来是件好事。
但是,这个“亚信会议”却是前苏联的最后一个专制余孽哈萨克独裁统治者纳扎尔巴耶夫所发起的,并且靠以民主制度之名行专制统治之实的普京所力推,而且,它又恰恰排除了亚洲最主要的民主国家日本,其目的可谓昭然若揭,明摆了是要以俄——中轴心对抗美欧日同盟。
人所共知,二战后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的基点是“人权至上,人人平等”,也只有这种原则,可以为一切国家和一切国民接受,冷战之所以以前苏联为代表的共产主义阵营的失败告终,正是因为美国有此法宝,而苏联与此对立。
显然,这些参与国、尤其是主导国政府根本不能取信于民,又何谈取信于国际社会?
可以预料,哈萨克统治者纳扎尔巴耶夫的倒台只是时间问题,俄罗斯摒弃普京——梅德韦杰夫的二人转使民主政治名实相副并且重新向美欧日靠拢也为期不远。
对于中国统治者来说,难道又能特殊到不是靠全民普选,而从镇压民众的言论、集会、结社权利中获取“红色江山万年长”的政治资源?
在我被非法拘禁期间开的这次“亚信会议”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对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说:目前的国际局势,到处是热点,按下葫芦浮起瓢,光靠武力是没用的,只能通过对话寻求政治解决。
应该说,这话用在中国国内更加准确。
中国每年二十多万起的“群体性事件”很大一部分是靠流血镇压平息的,但是,每一次镇压的结果,只能是为下一次更大规模的反抗积聚能量。
同样的,今日中国各种民间力量不断崛起,当局也在不断地成批抓捕关押,就在最近,前有对许志永为代表的公盟、后有对浦志强、徐友渔为代表的律师、学者的关押,难道当局就不明白,在今天这种形势下,把这些无罪的志士仁人抓进去十天半月、三年五载,只能为他们自己制造不可战胜的历史巨人吗?
我希望习近平能有一点点新思维,能把他无法实施的对国际社会开的药方用在他能够控制的中国,因为通过政治对话解决爆炸性的中国社会问题已经是越来越迫切的需要。
习近平在亚信会议的记者会上提到,在国际交流中要讨论人权问题,显然,他也清楚,在当代世界,政权只有保障人权才有政治合法性。
就在我这次被非法拘禁期间的5月27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在第10、11、12版上发表了《2013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一文。至少从形式上说,这个做法是值得大力肯定的,是在向美欧日主导的国际秩序靠拢。
问题是,人权事业是善的事业,它必须建立在真的基础上,相反,中国几千年的德治之所以失败,就在于“隐恶扬善”的结果使善建立在伪的基础上。
《2013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一文步德治后尘,完全无视2013年中国发生的不惜将大量访民、冤民无端送进精神病院,不惜将维权人碾成肉饼以强拆民房盗卖土地,甚至不惜在举世瞩目之中公然将人权卫士曹顺利非法抓捕关押最后导致其死亡等一系列惊醒动魄的人权惨剧,侈谈子虚乌有的人权事业的进展,因此,这和医生一味指出病入膏肓的患者其他部位有多么健康并无区别,除了使当事者加快死亡没有别的意义,所以是不折不扣的伪善。
作为人权活动家,我希望当局的这些做法不是习近平的本意,大力呼唤官民合作,在中国共建和当代国际社会类等的人权保障体系,是我始终不渝的使命。
综上所述,我这次被非法绑架以及非法幽禁23天既有武汉地区的特殊因素,也有亚信会议这个时政因素,更主要的是当局祭出“敢于亮剑”的法宝这个政策因素。
但是,所有这一切都无法消除一个简单的事实。
那就是,退休的综治办副调研员万长黑和保安张某和黄某以及队长刘某等人只是 “临时工”,在把我们送上八仙岛十来天后,万长黑还曾专门赶回青山区用维稳费给他们他们开工资,这些人没有任何执法资格,却胆敢将我们夫妻非法绑架和非法幽禁,这正是当前中国法制形势大倒退的典型表现。
必须指出,武汉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最后赶来一事恰好证明,这一切践踏法律的犯罪行为确实是政府行为。
也正因此,这次事件恰如我对万长黑所云:不能怨你,没有万长黑还有千长黑、百长黑、石长黑,你们不过是今日中国官僚资产阶级用八千亿维稳经费豢养的维稳大军中的的几十个而已,如果当局不给你们这些临时工发钱养家糊口,你们谁也不会无所事事成天成天围着我侵犯我人权。
至于万长黑和武汉市公安局人员好言劝谕我回家之后慎重些,以免遭遇更加严重的后果,我当即告诉他们,本人毕生追求民主人权,这也是不可抗拒的世界潮流,在从事民主人权活动时,我并非不考虑政治气候,但是,对于那些政治倒退带来的政策变化造成的社会磨难,作为坐牢专业户,我却无计逃避。因为如同我妻赵素利和我一起被非法绑架后给武汉青山国保的信(见附件)所云,我始终“深居简出”,出狱三年多以来每天除了晨跑晚走和偶然会会客外,无非是坐在家中写文章上网而已,作为花甲匹夫的鄙人以此关怀社会并致力人权保障和和平转型也要入罪,那只能说是这个国家已经难以救药。
既然事已至此,不要说什么“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不过是“任是深山更深处也应无计避征徭”而已,问题只是,难道当局果真不知道民主人权潮流“青山不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吗?
我告诉市局人员,这次被非法拘禁中恰逢诺曼底登陆七十周年,全世界都已经看到,作为几百年宿敌的法德两国已经言归于好,不仅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庆祝仪式上获得热烈欢迎,而且在诺曼底登陆中迎战盟军的德国老兵也作为和解的象征和盟军登陆老兵一起紧紧拥抱,这说明,战败的并不是德国而仅仅是纳粹,相反德国和盟国一样在盟国的胜利中获得了新生。为什么?原因只在于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的基点是“人权至上,人人平等”,因此,以美国为首的盟国获胜德国就能新生,如果是纳粹获胜,这种和解绝无可能。
从中国来说,道理也没有什么不同,以当局排除人权的核心价值观,中国只能是一个建立在奴役制基础上的等级社会,相反, “人权至上,人人平等”绝不会导致什么亡国,也不会一般性的亡党,必然使所有个人、国家和政党大解放。只要中国的纳粹主义彻底灭亡,那么,今日中国被敌对思维自我孤立起来统治集团一定能和全民和解,否则,中国还会因为统治者“率兽食人人亦相食” 的残酷作为而自相残杀许多年。
因此,无论政治风云如何变幻,我都将坚持鄙人1993年起草的当代中国第一个民运文献《和平宪章》所倡导的“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理念,率领玫瑰团队继续为此努力奋战。
2014.6.9回到家里,再次发现,在我被绑架期间又有人非法进入过我家,不仅将我本来打开的电脑关了,而且留下了烟头(我家没人抽烟),此外,家中的三个手机都出现异常,其中的一个还变成了“飞行模式”!
最后要指出,在我被非法拘禁期间,我的律师郭连晖、谢燕益都为我做了呼吁,尤其是在美国的肖国珍律师还直接给各级检察院发了函,对此我要表示深深的感谢;我们玫瑰团队则不仅继续运作,而且把《玫瑰中国》网站成功地开办了起来,事业至上的我深感同人的袍泽之情真正使我的生命和社会不可分割并且获得了升华;更有武汉、湖北和全国各地的朋友在此期间一直关注我的下落,关心我的人身安全,正是他们使我感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和统治者的评价有着天壤之别,也使我深信人权至上、和平转型必将成为全体中国人的共识和历史的合理抉择,为此,我要向他们、向全体中国人吐出发自肺腑的誓言,鄙人定将一息尚存殊死奋斗!
                                                                                             
 中国人权观察理事长 秦永敏
                                             
2014.6.10  16:14
 
 
附件:
(按:和以往一样,当局这次对我和我妻子的抓捕完全违法——没有任何执法资格的一批临时工,更不可能有任何法律手续,就把我们夫妻绑架去八仙岛幽禁23天,这是典型的黑社会做派。拘禁期间,我妻给武汉青山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写了如下的信,其结果,完全无视法律的对方照例不予理会。现将全文照录)
 
 
赵素利致武汉青山国保大队的信
       
尊敬的武汉青山国保大队领导:
您们好。
我叫赵素利,河南省巩义市人,于2013.10.31和武汉市青山区新沟桥公民秦永敏在巩义市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
2013.12.31在我和秦永敏在巩义市探亲的时候,由万长黑带队将秦永敏从巩义抓捕回武汉市青山区,其后出具了法律手续。
2014.5.18早上6:00,和往常一样,我们由建设五路向北往长江大堤方向跑步,在沿江大道上遇见有万长黑带队的一群人在此等候,当即要求秦永敏上车去黄陂八仙岛住几天,并动手强行绑架,当时秦永敏光着膀子只穿一件大裤头,我也只穿一身跑步的衣服,其中一个女性熊国保习惯性地对我进行搜身,并要求一同前去,还提示说我们两个人的换洗衣服已经准备好放心前去。
在车上,秦永敏向万长黑要法律手续被一口回绝,问其原因,万居然说自己就是专门管秦永敏的,以管秦永敏为骄傲。在以法治国的今天,抓捕拘留前都应出具法律文书,这是文盲都知道的事情,作为执法人员,他们怎么能无端限制公民正常的生活自由?这样公然践踏法律,随意抓捕、任意关押发生在法制社会的大城市,让人很难想象,不能理解。秦永敏现已六十一岁,人权活动家,深居简出,没有做任何危害他人社会的事情,而是致力于中国的人权保障事业造福社会,如果这样的人也要成为他们无理抓捕的对象,而且没有法律手续,很难让人信服,对此本人作出严正抗议,请求给予改正。
本人上岛第二天向万长黑和熊国保提出抗议和要求,要求他们在我本人没有触犯法律的情况下立即放我回家,被他们拒绝。熊国保说可以汇报上级领导,然后作出决定。本人自认行规蹈距,遵纪守法,从任何方面都没有做出违背法律的事情,如有请出具书面处理,如没有请立即停止违法行为放人回家。我身体不好,长期处于疗养状况,通过这事对我身心打击很大,本人对此提出严正抗议,请当事者对此做出道歉并经济补偿,也望上级领导能够做出英明判决还本人以公正。本人要求:
1,对于这次拘押出具有关法律手续,
2,放人回家
3,给予精神赔偿和经济补偿。
                                                                         
 
  当事人 赵素利
(2014/5/22)
 
 
 责任编辑:感时花溅泪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图文
 哀哉!雷洋 痛哉!国人
【熊飞骏案情情况通报(五)】,【南街勇士归来】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2017新年献辞
公民2017年新年献辞   没有你,这个国家什么都不是
相关文章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