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爆料平台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焦点要闻 > 时政热点

江苏无锡维权人士丁红芬回忆111天当局酷刑折磨黑头套,饥饿,剥夺睡觉等

时间:2017-08-02 18:12:03  来源:作者原创  作者:丁红芬   

江苏无锡维权人士丁红芬回忆111天当局酷刑折磨黑头套,饥饿,剥夺睡觉等
2017年8月2日      作者:丁红芬

2012年6月29日到10月17日,我关在黑监狱里111天的经历
 
6月29日一辆从北京押送无锡访民的大巴车(苏B68930)停在无锡市政府的附近的一个广场上,广场上黑压压的一大片政府官员以及政府雇佣的黑保安(社会闲杂人员),我们车上共有50来个访民,喊到名字的就下车,下车的访民都是被二人押着的,喊到我名字,我领包走到车门口时,黑保安头头沈东华上来就扇巴掌,接着上来二男人,把我双手扭在后面,像犯人一样把我押着到面包车上,我大喊救命,他们就用黑套套住我头,用黑袋子堵住我的嘴,二个男人摁住我,用腿压住我下身,我浑身被他们压着不能动,因我喊救命,我反抗,二男二女对我揪头发,扇巴掌,暴打我,直到我发不出声音,面包车停下了,他们四个人拎着我的手和脚关进了《宝隆宾馆》,他们把我扔在了地上,里面没有床,没有窗户,没有电视,电线也剪了,留下一个很暗的灯,地上很冷,我就睡在一米长的电视柜上,看守进来说:你们领导关照的,不准刷牙,不准洗澡换衣服,一天吃一顿,睡三小时。关照看我的人顶住房门坐,不准开门。
 丁红芬3.jpg

7月1日,他们给我套上黑头套,转移到百达饭店(自由后得知地址和房间号335号),里面床,电视、所有的用品全部拆掉的,没有凳子,我只能坐在地上,黑保安每人一张凳子,顶着房门坐,看守(黑保安)说,你是无锡访民中的大姐大,街道下令打你,可是,我下不了手。我的待遇是每天一个白馒头,连续四天没有盐吃,我身上肿了,白馒头吃不下了,水也喝不下了,看守汇报后,改成每天一两稀饭,几块萝卜干。晚上睡是在冰凉的地上,没有盖、垫。
 

7月7日。来了一个自称是无锡市联习办的警察,要我配合他做笔录,我问他要姓名,手续,他说没有,我说我被非法拘禁在这里,我要自由,我要求释放我,警察说是学习办,我要手续,他说没有,我们不管这些的,我们只是负责做你上访的笔录,7月9日,10日我在笔录上签字:这里是非法拘禁,要求查处非法拘禁,立即释放我。

 丁红芬2.jpg
7月13日,因为我的笔录达不到他们的目的,警察每天逼我做笔录,对我恐吓,威胁,食物又改成了每天一个白馒头,没盐,窗户外面用板封住,门不准开,手机和钱物早已被抢了,不准睡觉,黑保安是二男二女,把我看得死死的,这种日子生不如死!生不如死!不如一条狗,只有无处诉说的委屈和痛苦,没有尊严,我绝望!我绝望了!我就拿起看守的凳子砸碎玻璃自杀,可是,玻璃截面太厚,我用力戳,手抓出了血,玻璃就是戳不到肚皮里,被看守抢下玻璃,只是戳破了衣服,事情发生后,黑保安负责人陈光头给我套上黑头套押到对面房间,把我呆的房间窗户重新封上,食物改成白馒头夹咸菜,有时一碗盐汤,盛汤的碗是缺口的。
 丁红芬1.jpg
 
7月20日,突然进来十个自称是无锡市联席办的人员,又称是无锡市公安局的,我要关押我的手续,我要知道你们的姓名,可是九个人不肯拿出证件,警察杨华出示了证件,我对他们说:我是被套着黑头套绑架来的,公安应该是破案,抓人,公安说是学习班,我问他们要手续,警察说,手续没有。由于我不配合做笔录,他们规定我不能坐,不给吃,不能睡,警察二人二小时一班,轮番审讯我连续56个小时,我站不动,我的脚后跟,脚趾肿了,脚很痛,我无数次的坐在地上,他们喊来黑保安把我拎起来,贴在墙上,黑保安也很累,用这招在我身上不灵。
 
 丁红芬.jpg
7月23日,一个矮个子自称是他们领导,喊来农民工用电锤在墙上打进钉子,刘大拿来绳子把我双手反捆吊在墙上,下面十一个人对着我喊:无锡上访谁是头?谁组织的?你家宅基地上去了这么多人是谁喊的?谁说的保护宅基地?在哪里说的?他们来的目的是什么?你说,你说,你说不说?、、这一切跟电影中的镜头是一模一样的,我脚离地,手臂反扭吊着,撕心裂肺的痛,我哭了,我喊叫了,我浑身颤抖了,最后只有出气,没有进气,脸涨得鼓起来了,我渐渐失去知觉,他们见我快死了,就把我放下了,一个叫杨华的警察偷偷的解开了捆我双手的绳索。这一次我被逼在他们写的笔录上签字,按手印,并且一定要写上看过无误,因为我在笔录上写上黑监狱关押我,他们把笔录撕掉了几次。
 
7月24日,一个看守(黑保安)轻轻的跟我说:你在那宾馆大喊大叫了,你要吃更大的苦了,他们按计划实施,到了深夜,我被套上黑头套,押上车,我不能发出声音,稍有声音就挨打,他们把我押到《和平商务宾馆》的115房间,四个男人把我摁在老虎凳上,黑头套拿下时,我的手脚都被锁在老虎凳上,锁了二个多小时,警察杨华进来,看见我被锁着,说:我们公安的工具都没你们厉害,他叫保安开锁,继续做笔录。


8月13日,饿晕了,人已经廋成皮包骨头,男女看守跟街道领导反应,我们不要钱了,人快死了,我们要离开这里,人死了,责任都在我们身上,街道领导不能让他们走,会走漏风声,那天二看守给我争取到了一碗米饭和菜。
 
 
8月24日,造假台账,沈东华给我套上黑头套,押到316高档房间,开着电视,让我手拿报纸,摆上丰盛的菜,让一个女看守陪我吃饭,在我心里很惊讶时,一个背后藏着照相机的看守对着我咔咔拍照,我立即制止,沈东华说:你配合吧,有好日子过,不然回到你的老虎凳上去、、、再把我押到挂有《群众法制教育学习班》的横幅下也拍了照。
 
8月29日,街道领导发令撤掉老虎凳,我锁在老虎凳上是37天。沈东华说:公安局对你的劳教没有批下来,接下来你的日子会好些,过了十八大放你回家,沈东华把我从339房间转到335房间,整整二个月,我关进黑监狱后第一次睡到了床上,我的食物改成:早饭一小碗稀饭,一个小馒头,中午和晚饭一小碗米饭加菜,有荤菜。
 
9月4日,再次把我套着黑头套转移到《金海花园饭店》8216房间,这次转移原因是:俞飞和钱方明要释放,怕他们召集人来营救我。
 
9月30日,中秋节,看守端来了稀饭,馒头,芋头,看守很快拍了照。晚上18点左右,看守买来月饼和水果,又很快拍了照,他们的照相机是藏在背后的,拍照速度很快。
 
 
10月15日,无锡市滨湖区信访局贾局长到《金海花园饭店》8216房间找我谈话,他说你不愿意在这里谈拆迁?我说是的,在这关押期间村书记钱杰来谈过一次房屋强拆事情,我提出的问题一概不认,只认市政府的363号霸王条款,贾局长说:我到上面去批,过几天就放你出去。
 
10月17日,沈东华带了光头陈经理给我套上黑头套,对我说:我们压力很大,我们压力很大,今天放你回家,他们把我押上车,车直接开到东绛派出所,东绛派出所开出一张为中共十八大准备的拘留证,2012年11月11日,中共十八大即将开幕,我无辜被抓到派出所,直接把我送到无锡市拘留所,拘留所看我身体不行拒收,我再次被关进了黑监狱,在黑监狱里稀饭中被投毒、、、、
 
关押我的主要原因是胁迫签订房屋拆迁协议,签订不上访保证书。殴打,吊起来,坐老虎凳的原因是:要么指出谁是上访人的头,要么自己承认是上访人的头。
访民中确实没有头,政府和公安也没有达到目的,可是111天把我这个正常人迫害成病人、、身上的肉掉了26斤。
 
主要责任人:街道书记林烽;街道政法委书记:华建群;综治办主任:朱勤新;科员:赵泉宝,戴献珍。无锡市滨湖区公安11人。滨湖区信访局贾局长。保安头头:沈东华
 
《金海花园》是军事基地老干部干休所。
 
我关押111天,过了7月1日,中秋节,8月1日,10月1日四个特殊节日。
受害人:丁红芬   手机:13771116727
2017年8月1日

责任编辑:玫瑰编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图文
江苏无锡维权人士丁红芬回忆111天当局酷刑折磨黑头套,饥饿,剥夺睡觉等
山东招远公民王江峰案再审进展通报(因朋友圈谩骂国家领导人被寻衅滋事案)
全国各地访民到北京一中院起诉国家信访局法人代表舒晓琴
秦永敏案家属无奈变更新代理律师刘正清再次遭到武汉当局刁难
相关文章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