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平台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律师天地 > 法学史话

大宪章遗产(四):历史意义

时间:2015-01-26 07:39:56  来源:BBC中文网  作者:   

1935年7月4日,英国首相斯坦利·鲍德温(Stanley Baldwin)向议会上下两院发表了一次演讲,庆祝乔治五世国王加冕25周年。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鲍德温选择称赞削弱王权的大宪章作为其贺词的开场白。

在那个纳粹德国迅速崛起,给世界和平构成主要威胁的年代,鲍德温认为一份700多年前签署的文件仍能被用来抵御暴君和独裁者实在令人惊叹。

但是,大宪章并不是一般的法律文件。它已经成为一个神话,一种理念。

在无数次反叛、起义和争取自由的运动中,人们引用大宪章的方式是激进的。

大宪章在英国内战时期、美国建国和世界各地的民主国家建立过程中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它也是英国议会的生命线。

大宪章光在13世纪就经历了好几个版本,最初版本充满了有关泰晤士河鱼偃、外国移民和寡妇权利的法律条文。从表面上看,这样一个法律文件能够成为个人自由的巨大图腾似乎很奇怪。那么,现代版的大宪章是如何演变出来的呢?东英吉利大学中世纪历史教授尼古拉斯•文森特(Nicholas Vincent)说:

“我认为,大宪章的很大一部分已经成为历史档案了。其中的许多法律条文早在13世纪晚期就与现实脱节,不再适用了。但那些具有图腾意义的条款,例如有关破坏司法公正的条款,有关执法不公的条款,有关有权自由裁定的条款,有权依法裁定的条款等等仍然十分重要。尽管大宪章的许多具体条款已不再适用,但它仍是一个伟大的自由宪章。它的基本原则仍然具有巨大的影响力。”

1215年6月15日,约翰国王与反叛贵族在温莎附近签署大宪章的雏形《男爵条款》。

文森特还说,在整个17、18和19 世纪,尽管许多英国人从未读过大宪章,但他们却把大宪章视为英国的一个代代相传的宝藏。在17世纪,大多数与国王作对的反叛人士从未读过约翰国王签署的大宪章最初文本。但他们懂得很久以前就有不成文的封建规定,庶民可以起来反对君主。而大宪章则是从法律上进一步印证了这一古老的传统。

英国作家、保守党欧洲议会议员丹尼尔•汉南(Daniel Hannan)说:

“大宪章的精华之处就是法律凌驾于政府之上。法律已不再是国王或酋长的意愿。在他们之上的是你无法看见、听到、触摸和品尝的东西,就是这个东西控制着国王和国王之下的臣民。它就是让统治者不能为心所欲地制定法律,这是确保我们所有人的自由的基石。约翰国王在签署大宪章之后不久就试图将其推翻,他的儿子即位后也曾尝试过,但两次都印证了司法制度大于王权。这就是为什么说大宪章对我们的议会传统具有直接的影响。我们的议会传统与许多欧洲大陆的不同在于它不仅维护了多数规则,还把代议制政府视为对个人自由的担保。”

从欧洲到北美、从澳大利亚到印度,大宪章对世界各地的民主拥有很大的影响。但是,没有一个国家能像美国那样把大宪章消化的如此彻底。自从18世纪美国建国之初,大宪章就处于美国宪法思想的核心。

但伦敦大学学院的现代与当代历史系荣誉退休教授凯瑟琳·伯克(Kathleen Burk)认为,大宪章对美国的影响比那个时候还要早。她说:

“大宪章从一开始就对美国历史具有重大的影响。因为美洲大陆的第一个殖民地是在弗吉尼亚。而弗吉尼亚宪章是由爱德华·库克爵士帮助起草的。库克是极力推崇和兜售大宪章理念的领导人之一,在他看来大宪章是英国司法的精华和基石,比任何法律文件都重要。”

大宪章只有两个条文还保留在现今的法典里。我们也许不应该感到惊讶,除了中世纪的历史学家以外,很少有人记得大宪章的原文里写的是什么,或者它与我们今天认为理所当然的自由有多大的联系。我们对这一点可能不应该感到奇怪。事实上,许多常常与大宪章有关的权利从来没有出现在其中。

今年是大宪章诞生800年,人们正在通过举办庆祝活动、展览和制作广播电视节目来纪念这一重要文件。对许多英国人来说,这是历史上最关键的文件。但是,1953年在大宪章诞生地兰尼美德(Runnymede)修建纪念碑的并不是英国人,而是美国人(美国律师协会)。美国人对大宪章的关注似乎远远胜过英国人。英国作家、保守党欧洲议会议员丹尼尔·汉南(Daniel Hannan)分析说:

“1687年,第一版大宪章出版。好几个州都要求把大宪章融入他们的州宪法里。美国第一届立宪会议就明确提及大宪章。美国建国先驱们并没有把自己视为激进的革命志士,而是与英国国内的保守派一样,想要维护英国的司法系统,只不过是他们把大宪章这个老古董升华到一个全新的境界。”

伦敦大学学院的现代与当代历史系荣誉退休教授凯瑟琳•伯克说:

 

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

“许多美国建国领袖都是律师出身,他们把库克解释的大宪章作为英国法律系统的延续,也把它视为这个包括总统制的新国家的立法基础。有一个问题是大宪章本身与美国宪法之间究竟有多大的直接联系?这里所说的是1791年《权利法案》之前的美国宪法。最直接的就是宪法第一章里有关所有州统一重量和衡量方法的法律条款。而在大宪章中也有在英国全国统一重量和衡量方式的法律条款。”

不仅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些同英国有着直接历史联系的国家,大宪章的影响力已经遍及世界各地。但其向全球的推广的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历史学教授贾斯廷•钱平(Justin Champion)说:

“英国宪法专家曾帮助印度制定他们自己的宪法,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把大宪章作为立法基础。不过,他们对大宪章阐述的传统的自由如何在一个多种族的国家里体现遇到一些敏感问题,帝国给殖民地太多的权利是否也会带来一些问题。所以,有时原则与现实实践也是有矛盾的。最近几年,墨西哥的农民甚至引用大宪章来对付当地的腐败政府。即便在中国,大宪章也被翻译成中文,一些文化活动也被冠以‘宪章’来举行,不论这是不是具有政治含义,大家都在推崇大宪章,而不是把它视为一种西方专有的民主。他们可以在不被指控搞资本主义的情况下引用一些大宪章的成份。”

大宪章成了一个全球现象,但它起源于此。我想象不出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会为所有人的司法权利奋斗了800年。大宪章引爆了议会民主,它维护了个人财产,让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并确保了言论自由。它像一条巨大的河川流过我们的制度、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文化。

 

 

责任编辑   大 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图文
香港占中三子到警署拒交保后获释(图文)
于世文家人在华盛顿为其奔走呼吁 (图文)
香港周刊记者温州采访拆十字架遭警控制(图文)
火墙内外:是否重评赵紫阳令中共尴尬(图文)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