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平台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智拓展 > 理论探索 > 当代中国

中国逻辑不是逻辑 而是逻辑的天敌

时间:2015-03-04 19:35:52  来源:八阕  作者:   

 说到逻辑,我们都想起了那句名言:这世上有两种逻辑,一是逻辑,一是中国逻辑。在中国,逻辑的最大敌人,恰恰就是中国逻辑;因为严格来讲,后者并不配称为逻辑,其实质毋宁是反逻辑,玷污了逻辑之名。学者野夫更是指出了:中国的逻辑不是逻辑,而是逻辑的天敌。今日节选出来,以飨读者,以下文全文。

23f0424df56d82f3f5e6ab53e49629d7.jpg

学者野夫

日前我与一位在法学院执教的朋友茶叙,他感慨教育之难,尤其是教化初入校门、被教科书的意识形态阴影长期禁锢了头脑、思维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大学生。他需要破解的难题,不是事实之争,而是观念之争。论前者,真相是击碎谎言与谬误最有力的武器,将《历史的先声》、《一寸河山一寸血》摆在学生眼前,他们不得不去正视这个国家的过去与自己的过去。论后者,真理本是至上利器,然而你的真理,却可能是他的邪说,你的正路,却可能是他的邪路。观念的战争,往往会陷入争论双方各执一端、谁也说服不了谁的困境。你对一个做惯了奴隶的人述说自由的美好,磨破口舌,他只冷冷回一句:我现在的生活好极了,为什么还要自由呢?你能奈何,将自由的价值塞到他手上,不够独立的他,终究不会享用,反而使自由贬值。

他问我:你当年如何反洗脑,如何消解高中政治课的余毒?我不禁苦笑。高中三年,我一直畏政治如虎狼,高考五门课,惟政治成绩最差。然而,即便不曾深入门径,依旧受其荼毒:我在大二之前,都是辩证法的虔诚信徒。好在比起大多数同代人,我中毒尚浅,消毒工作相对简易----据我的经验,一是读胡适、王小波等,不仅要看他们说出了什么道理,更要看他们怎样说理;二是学一门逻辑课,若读法学专业,则十分便宜,记得法学院都开设司法逻辑法律逻辑课程,学完这门课,可试用逻辑之刀解构政治教科书上的宏大理论与话语,一刀见血,刀到病除,因为我们的政治教育几乎毫无逻辑可言。这第二点经验,其实包容了第一点,胡适、王小波说理的力量,恰恰在于其严守逻辑。所以若由我现身说法,药方只有一剂:逻辑。

中国逻辑到底是什么玩意?

易中天先生曾将中国逻辑归为三点:问态度,不问事实----问动机,不问是非----问亲疏,不问道理。我的归纳不如他缜密,却更具体,所指更为鲜明。

中国逻辑的第一表征,是国情论,

即用国情为吾国的一切症结辩护,为一切罪孽洗白。江平先生说,30年前我们批判两个凡是,现在要批判两个谬论:稳定压倒一切,中国情况特殊论。中国自然有其国情、有其特色,这决定了我们不能教条化,不能奉行拿来主义。只是,中国的国情与特色,不该成为阻止我们拿来真理的借口,用何兆武先生的话讲,倘若真理不合国情,那么需要加以改变的是国情,而非真理,国情要适合真理,而不是真理要适合国情。可惜,对中国逻辑的坚守者而言,这些话始终不大入耳。他们眼中,国情的阴霾,阻断了眺望真理的视线,只能惜取眼前物,国情----如贪腐、专权----即存在,存在即合理。

第二表征,是辩证法。

它与第一表征如胶似漆,互为表里。辩证法为国情论提供了论证的工具:哪怕国情再不好,辩证来看,总有好的一面。国情论则为辩证法制造了运行的语境。要言之,辩证法的作用,一是捣糨糊,二是遮羞布。它最大的害处,在于混淆了是非善恶,因为一旦辩证起来,是中有非,非中有是,善中有恶,恶中有善。再如,用辩证法审视官员腐败,虽然违法,却润滑了科层制,提高了办事效率,并不全是坏事呢。

第三表征,是诛心,

即易中天所云问动机,不问是非”----须知心之为心,动机之为动机,恰在于不可测问。当然这不是中国逻辑独有的病症,却在中国流毒尤烈。你批评一位名人,他的粉丝立即上前围攻,质问你什么动机,是不是嫉妒,是不是借机炒作,进而上升到人格问题、立场问题----凡事不论理性论人品,不论事实论立场,结果只能是各执己见,双方之间的裂缝越来越深,达成共识的可能性越来越微弱。

第四表征,是附会。

以旧闻为例。据陈伯达秘书缪俊胜回忆,有一次在京西宾馆开会,会议室厕所未标男女,其间陈伯达上厕所,出来碰到江青,江火了:你怎么上我的厕所?陈解释,这里并未标示男女。啊?你今天上我的厕所,明天就会闯我的卧室!”----江青的不讲逻辑或中国逻辑,其一是霸道,将会议室厕所的主权纳入自己名下;其二是附会,将厕所与卧室等同,将上我的厕所闯我的卧室混为一谈,事实上,厕所与卧室本不相干,上错厕所并不必然会导致上错卧室,二者之间不能递进,将它们强行牵连在一起,便打乱了逻辑的前提。

第五表征,是混淆:

从混淆公私,混淆道德与制度,到混淆是非,混淆善恶。譬如有人因私德不谨,曝光天下,其论敌便谓:依你这德行,假如上台执政,必定是一大贪官、酷吏。这种论断常能蒙蔽一些受众。然而,稍加明辨,当可知贪官和酷吏,与其人的德行并无必然关系,而取决于制度的设计,公权力是否受到了制约。制度不改,谁上台都一样,君子执政,转眼便是小人。对道德与制度的混淆,可谓吾国的一大沉疴,导致我们的制度建设,屡入误区而不自知。

这五大表征,犹如五毒,身染其一,理智便受损伤。扪心自问,我亦不敢说自己健全,所以这些批判,首先是自我批判。

重申一点,中国逻辑不是逻辑,而是逻辑的天敌----如今任何词语,只要加上中国式中国特色的修饰,一瞬之间,即由褒义变成了贬义。然而,你要想读懂中国,就必须洞察中国逻辑的本质,洞察的前提,你必须具有逻辑。这正可以回答,逻辑为什么重要。

 阿贵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文章均来自网络,我们对文章中观点,不预设任何立场,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网删除.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图文
西方领导人暗示将对俄实施更严厉制裁
涉“煽颠”圣观法师案被推迟 大批声援者斥当局强力维稳
访民热烈欢迎两会召开要求参政议政
RFA独家:哈达向联合国紧急求助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