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平台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智拓展 > 理论探索 > 哲学沉思

大陆人的儒雅都让马列、专制给抹杀掉了(图文)

时间:2015-01-28 18:09:24  来源:八阕·苏天泽博客  作者:   

气质这种东西真是神奇,它看不见,摸不着,但只要你遇见它,就能时时感觉到它的存在。如果说,人由外在和内在两部分组成,那么外表是人的外在,而气质就是人的内在。人的外表告诉你,他是谁;人的气质告诉你,他是怎样的人。

 官去珠.jpg

在文革中自杀的上官云珠

 

敏感的人可能都会发现,大陆人和台湾人的气质不同,虽然都是黄皮肤、黑眼睛,说着同样的话,读着同样的字,但两者的气质差别很明显,一眼就能看出来,具体的说应该是感觉出来。差别在哪里呢?在优雅与否。

还记得2005年的时候,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先生访问大陆,大陆媒体直播了他与胡锦涛先生的历史性会面。那时我正在读大学,在电视机前见证了当时的历史时刻。如果说人生中有些许画面是印在脑子里,永远难忘的,胡连握手的时刻就属此类,永远留在了我的心里。

时连战先生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呢?不是言语,不是面容,不是动作,而是他儒雅的气质。可以说,我被连战先生的儒雅之气到了,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惊喜:原来还有这样的中国人。这也合情合理,在大陆生活二十多年,我从来没见过有儒雅气质的人,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有如此心里反应也算正常吧。

从那以后,一直有一个问题留在我心里:为什么在大陆人身上见不到这种儒雅的气质?大陆人真的没有这么儒雅的气质吗?还是我见少识窄,没有遇到?这是大陆人和台湾人之间普遍的差别吗?带着这些问题,我在以后的生活中寻找答案。

这么多年过去,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媒体中,我见过不少大陆有知识、有才华的教授和其他人士,但他们也只是有知识、有才华,就是没有儒雅的气质。期间,我也见过一些台湾人,我发现他们身上的气质和大陆人明显不同,温文尔雅是他们身上共有的气息----一种典型的中华文明的气息。

大陆人的优雅去哪儿了?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为什么会形成大陆人与台湾人之间这种普遍的差异?这些年,这个问题一直在问我,我也一直在寻找答案。其实回头看看海峡两岸不同的发展进化史,答案就很明显了。

近期在中国大陆兴起了一股民国热民国范成了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这种是什么?说白了就是民国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优雅气质文化味。民国的小学课本在今天火了,因为它是人性的,温情的,可爱的,带给人心内在的温暖。民国的文人们重新成为了大家敬仰、欣羡的对相,因为他们率性、纯真、优雅并勇于承担责任。他们以天命自任,并不把权力放在眼里;他们既饱读诗书,沉浸在自我文化的世界,又心中时刻关注着民生、国运,不时发出自己独立而自由的声音。

那是民国时代的优雅,中国大陆人身上本有的优雅,只是这种优雅于1949年后在海峡两岸遭遇了不同的命运,造成了今天台湾与大陆两种不同的文化景观。今天台湾人身上的温文尔雅即来自民国的传承,也源自五千年的华夏文明积累;只是这种传承在中国大陆中断了。

1949年后中国大陆被马列笼罩,此后的30年政治运动不断,传承文化的知识人遭受了一轮更胜一轮的精神和肉体的摧残,他们要么跪倒在马列脚下,向传统决裂;要么忠诚于自己的文化传统,将自己的肉体消灭----自杀。翻译家傅雷和夫人朱梅馥、历史学家翦伯赞和夫人戴淑宛、文学家老舍、杨朔、艺术家上官云珠等等无数人用自杀保留了自己的尊严,葬身在运动的风暴中,也将优雅一起带走。

传承优雅的人被政治运动摧残,早已失去了往日的优雅,即使还有一些残留,也失去了对下一代文化侵染的力量。一个又一个的政治运动摧毁的不仅仅是民国旧人的优雅,也塑造了粗暴、斗乱的新一代青年。共和国的同龄人熟悉并热爱的是高呼革命口号,是毛主席语录,是人身攻击,是破四旧;师道尊严,文人风骨,人格魅力对他们来说是破坏的对相,革命的对相;当然无所谓传承、学习,更不会有发扬光大。

中国有句俗语: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环境塑造人,这是不变的历史法则。在斯文扫地,文化被踩在脚下的时代,新一代大陆年轻人完全被所谓的革命绑架,失去了文化选择的自由。他们一方面学会崇拜政治领袖,听党的话,听毛主席的话;一方面成为革命的急先锋,批斗老师,揭发父母、朋友的所谓反革命言行,破坏中国的文物古迹和传统文化。社会教给大陆年轻人的是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在这样斗乱的环境中,优雅的传承当然是天方夜谭。

文明是脆弱的,优雅更是脆弱的。失去了优雅的大陆人自然向优雅的反方向----粗暴,进化了。私底下与大陆今天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接触,你会发现一个现象:他们会不知不觉的粗鲁起来,国骂“TMD”经常从他们嘴里吐出来,让你心里有一种惊诧:这是公共场合文明的他吗?这当然是私底下的放纵,但不是他们有意为之,只是其自然本性的流露罢了;其公共场合的文明倒像是有意为之的或不得不为之的。

但也有一些率性的人,在公开场合也尽情“TMD”,让我长了见识。我印象最深的是陈丹青先生。陈丹青先生的书我读过几本:《荒废集》、《多余的素材》等,其文笔优雅,思想独到,很让人喜欢。所以,文章里的陈丹青先生给我留下了很美好的印象。但某一天,我在网上看到一个陈丹青先生的采访视频,我被惊到了:陈丹青先生一口一个“TMD”,让我大跌眼镜。

说实话:当时陈丹青先生身上所展现的流气,让我十分反感,对他的喜欢度大大降低了。

当然那只是一时之气,现在我依然很喜欢陈丹青先生。对他的率性之言,我也释然了,这是他成长的环境造成的,从这方面说,他也是毛时代的受害者。陈丹青先生生于1953年的上海,他正是在斗乱的年代生长的,所有他的同代人都和他一样喜欢“TMD”,只是他们没在公开场合表现出来罢了。

如果陈丹青生在台湾,应该就不会有这个问题了。1949年以中华道统继承者自居的蒋中正先生移政台湾后,依然不遗余力的复兴中华传统文化。在大陆人全力展开去中国化的文化大革命时,中正先生在台湾发起了中华文化复兴运动,让仁义礼智信礼义廉耻等中华传统美德成为台湾人恪守的人生理念,走进每个人的内心。学校尊师重道,家长家教严格,在师与生、长与幼的言传身教中,形成了温良恭俭让的现代台湾人文精神。这是五千年中华优秀文化在台湾的传承。

了解了两岸不同的发展之路,两岸人身上所展现的不同气质,我们也就可以理解了。那么怎么才能找回大陆人失去的优雅呢?文明的破坏是容易的,建设却很难。中国有句俗语: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没有别的办法,只有重新教化文明,学校重兴尊师重道,家庭重新确立家教,百年之后,大陆也许能从新长出优雅之花。大陆现在的一些小学生已经比他们的父辈、祖辈文明多了,这就是希望。

 责编   阿贵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文章均来自网络,我们对文章中观点,不预设任何立场,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网删除.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图文
中国触目惊心的污染(图文)
香港廉洁指数连续第二年下跌(图文)
人权组织:民主自由在世界范围内倒退(图文)
台湾发现四十五万年前的澎湖原人化石(图文)‘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