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平台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权观察 > 国际动态

民权运动50周年 美国黑人继续为投票权斗争

时间:2015-03-06 11:25:25  来源:美国之音  作者:   

3月7号星期六,成千上万民众将在阿拉巴马州塞尔玛市举行集会,纪念民权运动50周年。在1965年的“血腥星期天”事件中,警察袭击要求投票权的黑人示威者,造成几十人受重伤。几位民权运动先驱在50多年后的今天仍然在为阿拉巴马州的投票权而斗争。

阿拉巴马州参议员汉克•桑德斯说,“自从1965年以来,黑人投票权肯定比过去弱了,我对此毫无疑问。”

桑德斯说,没有1965年通过的投票权法案,他今天就不会坐在这里。他说,“投票越来越难,他们总是想出一些新花样,让投票越来越难,而不是越来越容易。”

长期担任阿拉巴马州参议员的桑德斯把他不断成功当选归功于南方黑人投票的威力,不过50年后,那些限制谁可以投票的新措施让他感到不安。

阿拉巴马州参议员汉克·桑德斯说,“我感到非常不安,任何在50年前推动过投票权法案的人都深感痛苦,难以想像50年后,我们还在为投票权斗争。”

桑德斯记得,1965年,数千名黑人为了获得投票权而举行和平示威,可是却遭到警察殴打,塞尔玛因此引起世人关注。

50年前,这座桥上的一幕改写了历史,现在,这个社区的人们希望世人不要忘记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希望历史不会重演。

桑德斯说,“我们决心尽一切可能去反击各种各样攻击投票权的行为。”

他说,1960年代的暴力事件过去了,现在他们反对的是新的证实选民身份法和一项提案。这项提案要求选民在登记投票前,首先证明他们的国籍。

民权律师弗莱德•格雷说“我说,我要去上法学院,回到阿拉巴马州通过律师资格考试,摧毁我能发现的一切种族隔离条款。”

几十年来,传奇人物民权律师弗莱德·格雷一直为阿拉巴马州的投票权而斗争,他说,美国最高法院2013年以五票对四票,取消了1965年投票权法案中的部分条款,这个决定允许主要在南方的九个州不必得到联邦政府同意,就可以改变他们的选举法。美国最高法院在这些历史上有种族歧视的州里少数族裔是否仍然面临投票障碍的问题上有分歧,格雷说,他们可以赢得扩大投票权的斗争。

格雷说,“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因为最高法院的做法而灰心,最高法院的决定令人遗憾,我们希望通过另外立法来扭转局面,继续斗争。”

这些长期的民权活动人士说,他们将竭尽全力,来推翻限制投票权的法律,全面恢复投票权法案,反击进一步限制投票权的做法。

 

《我有一个梦想》是马丁·路德·金于1963年8月28日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发表的著名演讲,内容主要关于黑人民族平等。对美国甚至世界影响很大,被我国编入中学教程。

今天,我高兴的同大家一起参加这次将成为我国历史上为争取自由而举行的最伟大的示威集会。
100年前,一位伟大的美国人--今天我们就站在他象征性的身影下--签署了《解放黑奴宣言》。这项重要法令的颁布,对于千百万灼烤于非正义残焰中的黑奴,犹如带来希望之光的硕大灯塔,恰似结束漫漫长夜禁锢的欢畅黎明。
然而100年后的今天,我们必须正视黑人还没有得到自由这一悲惨的事实。100年后的今天,在种族隔离的镣铐和种族歧视的枷锁下,黑人的生活备受压榨。100年后的今天,黑人仍生活在物质充裕的海洋中一个穷困的孤岛上。100年后的今天,黑人仍然蜷缩在美国社会的角落里,并且意识到自己是故土家园中的流亡者。今天我们在这里集会,就是要把这种骇人听闻的情况公诸于世。
就某种意义而言,今天我们是为了要求兑现诺言而汇集到我们国家的首都来的。我们共和国的缔造者草拟宪法和独立宣言的气壮山河的词句时,曾向每一个美国人许下了诺言,他们承诺所有人--不论白人还是黑人--都享有不可让渡的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权。
就有色公民而论,美国显然没有实践她的诺言。美国没有履行这项神圣的义务,只是给黑人开了一张空头支票,支票上盖着“资金不足”的戳子后便退了回来。但是我们不相信正义的银行已经破产,我们不相信,在这个国家巨大的机会之库里已没有足够的储备。因此今天我们要求将支票兑现——这张支票将给予我们宝贵的自由和正义保障。
我们来到这个圣地也是为了提醒美国,现在是非常急迫的时刻。现在决非侈谈冷静下来或服用渐进主义的镇静剂的时候。现在是实现民主的诺言时候。现在是从种族隔离的荒凉阴暗的深谷攀登种族平等的光明大道的时候,现在是向上帝所有的儿女开放机会之门的时候,现在是把我们的国家从种族不平等的流沙中拯救出来,置于兄弟情谊的磐石上的时候。
如果美国忽视时间的迫切性和低估黑人的决心,那么,这对美国来说,将是致命伤。自由和平等的爽朗秋天如不到来,黑人义愤填膺的酷暑就不会过去。1963年并不意味着斗争的结束,而是开始。有人希望,黑人只要撒撒气就会满足;如果国家安之若素,毫无反应,这些人必会大失所望的。黑人得不到公民的基本权利,美国就不可能有安宁或平静,正义的光明的一天不到来,叛乱的旋风就将继续动摇这个国家的基础。
但是对于等候在正义之宫门口的心急如焚的人们,有些话我是必须说的。在争取合法地位的过程中,我们不要采取错误的做法。我们不要为了满足对自由的渴望而抱着敌对和仇恨之杯痛饮。我们斗争时必须永远举止得体,纪律严明。我们不能容许我们的具有崭新内容的抗议蜕变为暴力行动。我们要不断地升华到以精神力量对付物质力量的崇高境界中去。
现在黑人社会充满着了不起的新的战斗精神,但是不能因此而不信任所有的白人。因为我们的许多白人兄弟已经认识到,他们的命运与我们的命运是紧密相连的,他们今天参加游行集会就是明证。他们的自由与我们的自由是息息相关的。我们不能单独行动。
当我们行动时,我们必须保证向前进。我们不能倒退。现在有人问热心民权运动的人,“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满足?”
只要黑人仍然遭受警察难以形容的野蛮迫害,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我们在外奔波而疲乏的身躯不能在公路旁的汽车旅馆和城里的旅馆找到住宿之所,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黑人的基本活动范围只是从少数民族聚居的小贫民区转移到大贫民区,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我们的孩子被“仅限白人”的标语剥夺自我和尊严,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密西西比州仍然有一个黑人不能参加选举,只要纽约有一个黑人认为他投票无济于事,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不!我们现在并不满足,我们将来也不满足,除非正义和公正犹如江海之波涛,汹涌澎湃,滚滚而来。
我并非没有注意到,参加今天集会的人中,有些受尽苦难和折磨,有些刚刚走出窄小的牢房,有些由于寻求自由,曾在居住地惨遭疯狂迫害的打击,并在警察暴行的旋风中摇摇欲坠。你们是人为痛苦的长期受难者。坚持下去吧,要坚决相信,忍受不应得的痛苦是一种赎罪。
让我们回到密西西比去,回到亚拉巴马去,回到南卡罗来纳去,回到佐治亚去,回到路易斯安那去,回到我们北方城市中的贫民区和少数民族居住区去,要心中有数,这种状况是能够也必将改变的。我们不要陷入绝望而不可自拔。
朋友们,今天我对你们说,在此时此刻,我们虽然遭受种种困难和挫折,我仍然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深深扎根于美国的梦想之中。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真理是不言而喻,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密西西比州这个正义匿迹,压迫成风,如同沙漠般的地方,也将变成自由和正义的绿洲。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今天,我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有一天,亚拉巴马州能够有所转变,尽管该州州长现在仍然满口异议,反对联邦法令,但有朝一日,那里的黑人男孩和女孩将能与白人男孩和女孩情同骨肉,携手并进。
今天,我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幽谷上升,高山下降;坎坷曲折之路成坦途,圣光披露,满照人间。
这就是我们的希望。我怀着这种信念回到南方。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从绝望之岭劈出一块希望之石。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把这个国家刺耳的争吵声,改变成为一支洋溢手足之情的优美交响曲。
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一起工作,一起祈祷,一起斗争,一起坐牢,一起维护自由;因为我们知道,终有一天,我们是会自由的。
在自由到来的那一天,上帝的所有儿女们将以新的含义高唱这支歌:“我的祖国,美丽的自由之乡,我为您歌唱。您是父辈逝去的地方,您是最初移民的骄傲,让自由之声响彻每个山岗。”
如果美国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这个梦想必须实现!
让自由之声从新罕布什尔州的巍峨的崇山峻岭响起来!
让自由之声从纽约州的崇山峻岭响起来!
让自由之声从宾夕法尼亚州的阿勒格尼山响起来!
让自由之声从科罗拉多州冰雪覆盖的落基山响起来!
让自由之声从加利福尼亚州蜿蜒的群峰响起来!
不仅如此,还要让自由之声从佐治亚州的石岭响起来!
让自由之声从田纳西州的了望山响起来!
让自由之声从密西西比的每一座丘陵响起来!
让自由之声从每一片山坡响起来!
当我们让自由之声响起,让自由之声从每一个大小村庄、每一个州和每一个城市响起来时,我们将能够加速这一天的到来,那时,上帝的所有儿女,黑人和白人,犹太教徒和非犹太教徒,耶稣教徒和天主教徒,都将手携手,合唱一首古老的黑人灵歌:
“自由啦!自由啦!感谢全能上帝,我们终于自由啦!”

(责编行者,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图文
民权运动50周年 美国黑人继续为投票权斗争
中国“黑监狱”特别报告显示:女性遭遇骇人酷刑
两会维稳 五千访民北京被扣
珠三角劳工NG0转型策略研讨会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