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爆料平台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权观察 > 国际动态

荷兰人为何要反对“窃听议案”

时间:2018-03-12 02:26:02  来源:原创  作者:潘露   

91c3ff0e19ea4a2e9ae4895c6a82177e.jpg

 1.       何为“窃听议案”

近期荷兰社会吵的沸沸扬扬的“窃听议案”很容易让人想起一部电影,那就是反映东德斯塔西组织长期全天候窃听监控异议作家的《窃听风暴》,此片将英国著名作家乔治奥威尔《1984》的小说场景完美再现,触目惊心地刻画了共产党社会无处不在的政府对私人领域的干扰和监控。

从去年10月开始,荷兰就因一条有争议的窃听议案(aftapwet)引起社会震动,有团体征集签名,争取进行公民投票,收集的签名很快超过了30万人,已经达到要求举行公民投票的人数的目标。选举投票委员在2017111日公布结果,将在20184月举行公民投票的决定,赞同或否决参议院已经通过的“窃听议案”

根据这条窃听议案,可以让荷兰情报部门AIVD(公共情报局)和MIVD(军事情报局)更加大规模地窃听市民各种网路和通话的信息,保存时间为三年,并和外国情报部门分享。据说,制定新法的目的是适应日益严峻的反恐形势的需要,打击恐怖活动犯罪分子的活动,预防恐怖袭击。但是,这个议案引起了荷兰民权组织和个人私隐保护组织的抗议,认为无辜的市民也将成为受害人,他们的网路和通讯个人资料因而也曝光。

最近荷兰各地公民已经收到了市政厅寄来的特殊票据和投票指南,将为“窃听议案”能否最终成为荷兰法律投出自己的神圣一票。

 

 

2.       荷兰人为什么要反对“窃听议案”

按理说,接受中国大陆长期爱国主义教育的我们理所当然要大力支持这样“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议案。那么部分荷兰人为什么要竭力反对这样“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议案?甚至不惜企图通过启动全民公投来否决参议院已经通过的“窃听议案”?

要解释清楚上面的问题,我们必须理清两组关系:一是国家(社会)与个人的关系;二是政府权力与公民权利的关系。在第一组关系中,个人才是社会的主体,由个人组成社会和国家,而并非先有国家后有个人,国家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在国家出现之前,人类社会(无论个体还是部族)都已经发展了数百万年,一个国家是否成为现代文明国家的衡量标志也非常简单——主权是否在民。在第二组政府权力和公民权利的关系中,在我们中国人的潜意识中只有政府权力,没有公民权利。但是我要郑重的说明——政府权力是次要的,公民权利是首要的。原因很简单——政府权力(公权力)是公民权利(私权)的延伸;从法学原理上也很好理解——自然法高于社会法,你的吃饭、说话、唱歌、做爱的权利是与生俱来的,不能因为一个政府想建立乌托邦而无条件让渡。

在长期的民主实践和公民教育后,荷兰人很清楚这点,他们认为“窃听议案”会严重干扰个人隐私并非杞人忧天。在个人和政府关系中,政府处于绝对强势的位置,不能因为反恐的需要拿走我们在互联网上唱歌和做爱的权利。不幸的是,中国大陆的大部分民众并没有完全理清这两组关系,社会与政治文明在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权力和义务严重倒挂中长期停滞甚至倒退。

我们从西方政治文明源头也看到了这种做法的理论基础。17世纪英国政治哲学家约翰·洛克在其《政府论》中系统地阐述了公民政府的真正起源、范围和目的。18世纪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在此基础上完成了著名的《社会契约论》——强调个体自由至上,认为政府的权力来自于被统治者的认可。换句话说——政府的一切权力都来自于公民权利的延伸,一个理想的社会建立于人与人之间而非人与政府之间的契约关系。

因此,在所有的现代国家中,政府官员和议会议员都是公民们的委托人——他们受选民的选票委托,在一定任期内管理国家和社会。需要看清的是,统治者的合法性来源于被统治者的授权,而不是来自于其他东西,比如血统非常纯正,政治非常正确,革命热情高涨等等。

QQ图片20171226103946.jpg

3.       荷兰人为什么可以反对“窃听议案”

全民公投是广义民主政治生活的直接体现,由于主权人直接参与,故在现代社会具有最高的立法动议权和司法裁定权。只是因为社会动员程度高、涉及面广、资源消耗大、参与人数庞大,所以只能在重大关键议题上采用。比如2014年的苏格兰独立公投,2016年的英国脱离欧盟公投,这次2018年的荷兰“窃听议案”公投。

全民公投是“主权在民”直接也是最高形式,这是现代民主社会建构的契约基础,理清了政府是公民授权成立的结果,政府权力是公民权利适当延伸的事实。同样也是此番荷兰公民可以通过全民公投这样直接民主的手段,赞同或否决他们的委托代理人——议员们已经通过的议案。

其实反对的理由也很简单——反恐是情报部门和安全部门的事情,纳税人已经花钱养活你们,想减轻工作难度,侵犯公民的隐私权,荷兰人民是不会答应的。毕竟,争取一项权利需要花费很大代价,比让渡一项权利给政府困难太多太多。

鉴于此,本人预测“窃听议案”会被本次荷兰全民公投彻底否决。即便否决,我们也不必奇怪,因为在现代文明社会中,上位法否定下位法,主权人通过直接民主否决委托代理人的议案,从政治原理上讲也是名正言顺的。

 

 

4.       此次公投对于中国大陆民主化运动的启示

“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通过此次荷兰人公投“窃听议案”,认清当下中国大陆政治转型需要做的事情,首先是理清两组关系——国家(社会)与个人的关系,政府权力与公民权利的关系;其次需要通过长期的努力构建公民社会。也许有人说,这些事情难如登天,历史在向前发展,中国却向后倒退。

没错,看到刚刚通过的修宪决议——彻底恢复了终身制,中国难免有进入一个“伟大领袖”的时代,这就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党派垄断政治权力而没有公民社会制约的严重后果,是否会带来新的社会动荡和政治倒退,需要历史去检验。

但是无论如何,在互联网环境下启蒙一个公民社会,会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都要便捷很多。我相信大部分中国人的中国梦就是宪政梦,这也是我写这篇短文的目的。


3dd8b7d4-870b-4bf8-842e-928c3c73db3d.jpg

(漫画来自于自由亚洲中文网变态辣椒专辑)

责任编辑:行者2018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图文
荷兰人为何要反对“窃听议案”
宪法修正案正式通过 习近平如愿以偿
视频讽刺修宪 黄静怡耿彩文被行政拘留
秦永敏拒绝认罪 妻遭软禁亲属被看管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