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爆料平台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权观察 > 人权信息

【向全球世界人民及联合国人权组织控诉、求救,还我人权!】

时间:2017-04-21 17:23:11  来源:原创首发  作者:孙举昌   

【向全球世界人民及联合国人权组织控诉、求救,还我人权!】
2017年4月21日      作者:孙举昌

我是中国山东省青岛市人孙举昌,2002年4月17日,我被对外承包阿尔及利亚奥兰市医学院工程的央企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下属国企青岛市青建集团公司(董事长杜波,全国人大代表;总裁叫丁洪斌)的诈骗招工,到阿尔及利亚从事建筑工作。该对外承包工程企业违法用工,恶意不与劳务工人签劳动合同,到国外时,外派劳务工人刚下飞机,出国护照就被以项目总经理刘建祥、副总经理刘安华、刘富华等“三刘”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的用工团伙收缴控制,他们强迫劳务工人加班加点,白天工作十二个小时,晚上还要加班,没有节假日休息日,工资却少得可怜;随意打骂工人,不顾工人死活;工人生病得不到有效救治,还要受虐待并被扣发工资,生命安全没有保障,而且没有工伤工亡补偿!

我因向涉案企业工程项目部提出合理化建议,要求兑现在国内的承诺,或者安排回国,他们就对我怀恨在心蓄意报复。

 

2003年12月11日上午在施工现场办公室,“三刘”黑团伙指使黑社会打手程俊船和工长范彦坤用直径十八公分的铁棍往死里殴打我,致使我颅骨骨折、颈椎腰椎等身体多处受伤,昏迷八小时经医院抢救才活了过来。他们不给我后续治疗,也不让所在国阿尔及利亚警方介入调查,我重伤在身,他们还在该国奥兰市郊私设黑监狱对我非法拘禁(看守叫王富刚)。国内的家人从知情工友哪里得到消息后,从国内打电话要人,“三刘”黑团伙才在2004年2月18日不得不给飞机票让我回国。工资不给,也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临上飞机,副总经理刘安华还狂妄的对我说:“回了国,我们黑白二道都奉陪你!”回国后,我自己出钱到青岛市海慈医院进行手术治疗,后经有关部门鉴定为三级伤残(见证据一)。
  

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到青岛市政府有关部门控告无人理,到山东省政府无人管,无奈之下,逐级到北京中央部门控诉。青岛市政府信访局、公安局、劳教所有关官员相互勾结成利益团伙,借信访工作大肆敛财。他们与国企青建集团公司黑帮权钱交易,积极为其充当违法犯罪的保护伞,对我疯狂的打击报复,指使人员多次把我从北京强行押回青岛,途中非法搜身,劫掠钱物,肆意殴打欺凌,在公安局拘留所和信访局黑监狱(黑监狱地址:青岛市四方区淮阳路七号,黑看守负责人柳红;青岛即墨市通济区楼子疃村,黑看守负责人吴京波)随意转换长期关押。他们从来不开具法律文书,也不告知家人,我经常这样被失踪。

 

我是个没有劳动能力、重伤在身的残疾人,2006年12月12日,青岛市信访局驻京办和青岛市公安局捏造事实,罗织罪名,将我由信访局楼子疃黑监狱转送青岛市劳教所,在严管大队四楼常年不见阳光,阴暗潮湿的三号室内,违法封闭式劳教我一年半,期间,只允许我春节时才洗个澡,平时身上都滋生虱子,臭味难闻,我再遭暴力殴打摧残、非人的折磨(怕我痛苦时喊叫,就往我嘴里吐痰、用臭袜子堵嘴)致身体瘫痪,且加患多种疾病。

青岛劳教所不让家人探望见面,拒绝我所外就医的要求,直到2008年6月所谓劳教期满,我才奄奄一息的被青岛市公安局人员抬出劳教所。
 

妻用轮椅推着我历尽艰辛到北京求公道讨说法,青岛市政府有关责任官员并没有因为我身体已经瘫痪,而兽性有所收敛,反而是对我的报复迫害变本加厉,手段更加残忍和丧心病狂!在北京永定门国家信访局接待司门口,我之妻遭到青岛市信访驻京办人员的殴打,自己花钱买的轮椅也被故意损坏,我平时需服用的药物也被抢去扔掉!我夫妻每次被青岛市政府人员从北京绑架式押回青岛,相伴的都是直接送进黑监狱分开关押!

 

2009年8月26日,青岛市政府信访局、公安局名曰治病,实则对我进行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死亡威胁。我夫妻再次被分开,他们把生活不能自理的我单独关在青岛即墨市卫生局大信村中心卫生院堆满医疗垃圾的小黑屋里与世隔绝,不让外人靠近,意图用卑鄙的手段致死我。他们用紫外线灯对着我的眼睛近距离照射;炎热的天气里故意关紧门窗,我屎尿在床无人管,室内苍蝇满屋飞蛆虫满地爬;他们经常几天不给我水喝不给饭吃,再加高温和污浊的空气,我整日处半昏迷状态中。看守的公安人员偶尔戴口罩进来把超市扔掉的、发霉过期的食品拣来扔我床上给予充饥。

 

我即便身体瘫痪躺在床上,他们也仍然不放过,警号为152105的警察经常进来用拳击打我的头面部,口鼻流出的血都溅到墙上。他们还轮番嘴对我耳朵辱骂,甚至灭绝人性的往我嘴里灌屎尿。从夏天关押到冬天,我生不如死,每天遭受的是从肉体到精神的双重摧残。我单次最长被单独关押近五个月,累计被非法关押1020天,妻被关押362天。青岛市信访驻京办和公安局还与北京的黑社会团伙勾结,肆意在马路边上恐怖绑架我夫妻押返青岛公安局刑警队,他们将我的妻子扯头发拽下车,边打边骂拖进讯问室戴手铐逼供。

 

从2012年4月25日开始,青岛市政府有责官员为掩盖真相逃避罪责,假维稳真迫害,对我夫妻设立“家庭监狱”,公安局人员在我住处无死角的安装监控摄像头,每天二十四小时有警车、政府车数部,人员若干名围堵在我家门口看守,对我夫妻限制自由监视居住至今。

 

看守人员对我及家人挑衅辱骂、威胁恐吓,光天化日下翻墙入室私闯民宅;晚间趴墙头扔黑石头砸碎窗玻璃,往院内扔脏垃圾,在我家门口排泄大便,半夜鸣警笛制造恐怖气氛,恶意骚扰。他们还株连报复亲属,对我姐家的门窗打砸,放火烧光过冬柴火堆;凌晨二点警车人员到姐家门口蹲守,把早起准备下田干农活、我年近七十岁的姐夫抓去拘留十天,并且非法恶意搜查我姐家住宅。为作恶不被识别,看守我的公安人员还刻意着便装,把警车牌照摘掉。我和家人亲属的人身权利不断受到青岛市及下属政府和公安局人员的不法侵害,但青岛市法院、检察院的法官包庇官员的违法行为,拒不立案查处,依法治国实为骗局。

青岛市政府市委书记李群、市长张新起、原政法委副书记兼信访局局长夏国洪、现任青岛市信访局长于钦德、信访驻京办主任蒋汇川、公安局长黄龙华、原青岛市劳教所长吴森忠,青岛即墨市市长郑德雁、市委副书记于澎、即墨市信访局长高新刚、即墨市公安局原局长郝波、现任局长赵治林、王村派出所所长江波、即墨市田横镇副书记兰传强、卫生局大信村卫生院院长姜建强等国家公职人员在个人利益的驱使下无视国家宪法和法律,十几年来剥夺我夫妻的人权,对我们叠加式报复,手段卑鄙残忍令人发指,青岛市公安局警察当面对我说:“准备在家再看你五十年,让你那里也不准去,活活看死你”。

目前,我每天靠服用药物来维持身体状况,无法预料我是否会被政府恶官车祸死、治病死或被自杀,现向全球世界人民及联合国人权组织控诉、求救!
我的家庭住址: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市王村镇黄庵村152号,

手机:15192765642

孙昌 (1).jpg

孙昌 (2).jpg

责任编辑:武媚娘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图文
【向全球世界人民及联合国人权组织控诉、求救,还我人权!】
金融诈骗出新招安徽省证监局长郭文英与华安证券法人李工制造【新三版】诈骗
江苏扬州曹文兰因拆迁问题得不到解决在天安门第三次裸体维权
吉林维权人士郭洪伟在监狱遭到严酷迫害被关进严管小号!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