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爆料平台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权观察 > 人权信息

律师随牧青赤壁会见陈剑雄通报

时间:2017-11-26 15:51:46  来源:网络公民  作者:律师;随牧清   

律师随牧青赤壁会见陈剑雄通报

2017年11月26日      作者;律师随牧青

2013.5.25,维权人士袁小华袁奉初(袁兵)陈剑雄(陈进新)黄文勋李银莉五人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遭湖北赤壁警方野蛮抓捕,是为著名“赤壁五君子”案。(2013.6,我和罗立志律师初次会见袁奉初和黄文勋后,我发布了《赤壁会见袁奉初纪行》一文,对“赤壁五君子”被抓经过、原因有详细记述)。其后李银莉陈剑雄被关押一段时间后陆续获释,李银莉自此消失于公共视野,陈剑雄则愈挫愈勇,继续参与各种围观、声援活动,不绝于公共视野,屡屡因参与重大公共事件而遭抓捕,曾在一年内被取保候审四次之多,是街头活动的醒目勇者。

剑雄最终与袁小华袁兵黄文勋一同在赤壁受审获刑。袁奉初获刑四年,陈剑雄获刑两年八个月,加上之前多次被刑拘,总计被关押三年余。而今,陈剑雄出狱不足一年,袁奉初出狱不足半年,再遭赤壁当局以寻衅滋事罪抓捕。二人与剑雄女友梁一鸣一同在10.2被捕,正值十九大强力维稳期间,包括我在内的诸多朋友均认为三人在十九大后会获释,没想到11.10陈剑雄与袁奉初均遭批捕(梁一鸣取保),这意味着二人又将面临被起诉判刑之厄运。

11.23,我和葛永喜律师受托分别出任陈剑雄和袁兵的辩护律师,下午14.30赶到赤壁市看守所要求会见。窗口人员接手续后除要求我们柜存手机等电子产品,立刻致电办案单位请示汇报,就此开始拖延会见。经向驻所检察官电话投诉,约一小时后方得会见。陈、袁虽为普通罪名(无需警方批准会见),会见受阻碍扰攘,仍在意料之中。这类经验已太多,否则何以称特色国家?倒是偶尔会见顺利,会顿觉拨云见日的畅快之感!变态国家欢乐多。

由于所方规定同案不得同时会见,故我先会见陈剑雄。
剑雄神态依旧,见到我非常欣喜,称我隋大哥而非律师。和剑雄相识数年,虽见面不多,是关系要好的朋友。

握手寒暄后,剑雄向我介绍了被抓的大致经过及所内生活状况。
导火索起于今年六月二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的深圳王军之妻严均均在梁一鸣陈剑雄的佛山住处举牌“勿忘柳丝”,累及陈剑雄与梁一鸣被赤壁国保以寻衅滋事罪抓捕至赤壁陈剑雄家中监视居住。梁一鸣是广东开平人,长居佛山做餐饮生意,因此被封店封货,经济损失巨大。当时赤壁国保承诺会解决梁一鸣的封店封货损失,要求陈剑雄两年内不得离开赤壁。而陈剑雄和梁一鸣幽居赤壁近四个月之久,赤壁警方对梁陈的经济损失和安置问题迟迟未予解决。

时至9.29,因国保经常骚扰恐吓袁奉初家人、孩子,袁奉初遂与陈剑雄、梁一鸣结伴同赴赤壁市公安局论理并提出相关诉求。陈剑雄的诉求大致2项:1.不得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允许外出谋生。2.如强留本地,需解决安置问题,解决梁一鸣因遭非法封店封货遭受经济损失的赔偿问题。
这次与赤壁警方官员话不投机,不欢而散,随后陈梁又去市政府等部门信访投诉。
当日陈剑雄袁兵在赤壁公安局门前合影留念。

10.2,赤壁警方以协商解决赔偿、安置问题为由,将陈剑雄梁一鸣骗至公安局,随即对二人采取强制措施,同日也抓捕了袁兵。10.3三人均遭刑拘,被投入赤壁市看守所。11.10,陈剑雄袁奉初被批准逮捕,梁一鸣取保获释返回广东。

抓捕当日,警方对陈剑雄进行连续二十四小时的疲劳审讯,其后又曾进行过2.3次讯问,大约是临近批捕期间,检察官也曾提讯。

警方讯问主要内容:1.陈剑雄袁奉初公安局门前合影经过、目的等。2.围观谢阳案开庭,且代人转账六百元给谢阳。3.围观武汉王芳案开庭4.围观台湾李明哲案开庭。5.苏州祭奠林昭。5.沈阳医院祭奠诺奖刘。6.出狱后收取捐赠红包情况。

剑雄认为上述行为均系行使公民权利,不构成任何违法犯罪,对他和袁奉初的抓捕明显是警方滥用职权打击报复。

看守所内生活状况:1.环境恶劣依旧,饮食极差。除了米饭等主食,均需付费购买,所有物品价格均远高于市价,有些菜都要五六十元一份,好在剑雄已收到两千元送饭,不至每餐只食白饭。2.除正常早中晚休息,其余时间均需劳动,手工制作冥币、金元宝等祭品。

 

健康状况:会见时已患感冒两三天,上次被抓捕时小腿生出的肉瘤已有鸡蛋大小,2014年初赴建三江声援唐江王等律师被抓捕关押期间,左臀被预审警察踢破血管未接驳,及后又遭抓捕判刑延误了治疗,以致经常渗血溃烂脓肿。问及此,剑雄只淡淡说“没事”,可能已经习惯了这种痛楚。

 

多年前剑雄就曾多次表示,希望有朝一日我能为他辩护。这次剑雄旧话重提,似了结心愿般开心。而他上次被抓捕判刑,因种种原因,我并没为之辩护,让我一直负疚于心。没想到剑雄这么快又遭迫害,令我还愿般成为其辩护律师。只是,这种还愿,与美好温馨毫无关系,徒增悲愤。
临别之际,剑雄请我转告一鸣,他连累了一鸣,一直愧疚不已,务请一鸣保重自己;感谢同仁对他的支持和帮助,对过往的维权活动无怨无悔,会坦然面对公权力的报复迫害;非常挂念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真诚希望推动社会的进步、转型,让自己的孩子不再生活于恐惧之中。

 

会见期间,想为剑雄拍照留念,没想到刚掏出手机,看守所王所长好似有千里眼般,飞快闯进会见室收走我的手机。我申明辩护律师征得当事人同意后,依法有权为其拍照,王所长客气地表示他们只照所规办事,法律为何,与其无关。
未能为剑雄拍照留念,实为憾事!

 

我向王所长提及所内非法强迫劳动情形,要求改正,王所长竟矢口否认,称绝无劳动之事,真是大开眼界!

因时间紧迫,还要为葛永喜律师会见袁奉初留出时间,对王所长检查手机、搜包的非法要求,我都一一照办。饶是如此,因临近下班时间,看守所仍坚拒葛律师会见袁奉初。

 

第二天上午,葛律师再赴看守所会见袁奉初,我赶到赤壁公安局国保大队,因之前我与程大队长通话约定见面沟通此案。到了国保大队,程大队长却避而不见,只能无功而返。

 

走出赤壁公安局大门,才发现大门口挂着“一切跟党走”的大字横幅。看到这硕大的猩红标语,我释然了——陈剑雄梁一鸣袁奉初的遭遇,我和葛律师赤壁行的种种挫折,也许这条横幅都能给出合理解释。
隋牧青律师,2017.11.25于广州

袁兵赤壁.jpg

陈建雄1.jpg

陈建雄.jpg

随牧清律师.jpg

责任编辑;玫瑰编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图文
律师随牧青赤壁会见陈剑雄通报
理解、善待、宽容、关爱他们
律师葛永喜;【袁兵会见小记】
【张圣雨案情况通报】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