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爆料平台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权观察 > 人权信息

隋牧青律师的代理人参加了广东省司法厅拟对隋吊销律师执业证行政处罚的听证会

时间:2018-02-03 21:56:14  来源:公民  作者:李蔚,周泽律师   

隋牧青律师的代理人参加了广东省司法厅拟对隋吊销律师执业证行政处罚的听证会

2018年2月3日     作者;李蔚,周泽律师
 

周泽律师:今天作为隋牧青律师的代理人参加了广东省司法厅拟对隋吊销律师执业证行政处罚的听证会。听证会持续了五个小时,至下午14时许结束。

广东司法厅拟处罚隋牧青的“违法事实”包括两项:一是在北京海淀区法院辩护丁家喜、李蔚聚众扰公共场所秩序案中,扰乱法庭秩序,被法院罚款1000元;二是在辩护陈云飞案期间在四川新津县看守所会见时对当事人拍照并将当事人传递的8张材料带出看守所,看守所民警对其制止时不配合,被新津县公安局兴义派出所处以警告的行政处罚。

我与杨学林律师作为代理人,一致认为隋牧青律师在看守所会见过程中对称受到酷刑的当事人拍照及接受当事人提供的材料,完全是正当的取证和向被告人、犯罪嫌疑人了解案情的合法行为。看守所制止律师拍照和传递材料,侵害了律师执业权利,司法行政机关应该给律师维权,而不是处罚律师。至于隋牧青律师在海淀法院法庭上的行为,是隋牧青律师在被告人及辩护人诉讼权利受到侵害的情况下,采取的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的行为。

隋牧青辩护的当事人丁家喜及同案被告人李蔚、同案辩护人常玮平证实了法庭侵害被告人诉讼权利的情况,以及隋牧青律师作为辩护人在法庭履行辩护职责的情况。其中,丁家喜出席听证会作证称,隋牧青在庭审中不存在海淀法院司法建议书提到的多个违法行为,认可隋律师退庭控告是在维护其合法权益。遗憾的是,除了海淀法院的的司法建议书列举了隋牧青的种种扰乱法庭秩序行为,及法院对隋牧青律师罚款1000元,调查机关未提供庭审笔录及庭审录音录像等必要证据,以证明拟对隋牧青律师作吊销律师执业证书处罚的违法事实存在。

辩护律师在一个不讲理的法庭上,该如何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是一个大问题!
一个律师出于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的目的,就算对法庭秩序有所影响,就算是扰乱了法庭秩序,法庭给予罚款的处罚,这比对犯罪轻微多了吧?恶性小多了吧?就算犯罪,免予刑事处罚的,都不用开除公职,砸毁当事人饭碗呢!对律师出于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仅仅是给予罚款处罚的行为,何须吊销律师执业证书,将律师饭碗砸掉呢?什么仇什么怨啊???  周泽于2018.2.3

李蔚:关于隋牧青律师所谓扰乱法庭秩序的证言


本人李蔚,北京市人,是广东省司法厅认为的隋牧青律师所谓扰乱法庭秩序一事的见证人。2014年4月8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丁家喜、李蔚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本人作为被告人之一,见证了庭前会议、庭审的全过程。


2018年1月22日,广东省司法厅向隋牧青律师发出《行政处罚预先告知书》,称拟对其作出吊销律师执业证书的行政处罚,理由只有两条:


1.2014 年 4 月 8 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被告人丁家喜、李蔚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要求官员财产公开、教育平权——李蔚注),隋牧青作为丁家喜的辩护人,未经许可在法庭内多次站立、走动、发言、拒不服从法庭指挥,虽经审判长警告、训诫,仍继续实施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情节严重。


2.2017年1 月 13 日,在四川省新津县看守所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陈云飞时,隋牧青违反有关规定,私自携带手机进入律师会见室并对陈云飞拍照,将照片2张和陈云飞传递的8张材料准备带出看守所,被监管值班民警发现并予以制止后,隋牧青拒绝配合。

 

对为我们辩护的隋牧青律师即将遭广东省司法厅吊销律师执业证一事,本人不得不发声,揭露检察院、法院对涉及我们的“新公民案”审理过程中的主要违法问题:


1.公检法蓄意扩大“首要分子”范围将新公民案拆分审理,并造成质证过程虚化


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海淀区检察院把许志永、王功权、丁家喜、李蔚、赵常青、张宝成、袁冬、李刚、侯欣等9名被告人的案件分拆成多个案件起诉。由于前述被告人被起诉罪名、涉嫌犯罪事实、证据完全相同,如此拆分,律师和包括丁家喜、李蔚在内的多名被告人认为无理。由于这些被告人互为他人案件证人,分拆也不便于质证,因此要求并案审理。海淀区法院违法拒绝在其职权范围内予以纠正。


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制裁的是首要分子,海淀区法院管辖的新公民系列案属涉嫌共同犯罪案,全案(在海淀法院的)7个被告人被分拆成多个案件。应当合并审理而肢解分拆,使案件事实的查明增加困难,浪费国家司法资源。检察院和法院的主要用意是肢解成多个案件后,参与要求官员财产公开、教育平权打横幅、散传单的6名被告人(侯欣被判免予刑事处罚),都要成为“首要分子”,蓄意扩大刑法的打击范围,枉法裁判。


2.海淀法院曾秘密讯问六名被告人


新公民系列案是属于法定公开开庭审判的案件,海淀法院范君等法官竟然在2013年12月15日把丁家喜、李蔚、赵常青、张宝成、袁冬、李刚等六人私自拉到法院,从上午9点到下午3点,分别秘密讯问,没有律师在场,剥夺丁家喜等被告人以及律师的辩护权,严重违反公开开庭审理的案件的相关规定。


律师认为,按照刑诉法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开庭前法官只应在两种情形下可以单独见被告人:送达起诉书并告知可以委托律师、送达开庭传票。讨论有关程序的庭前会议应该通知辩护律师到场。


3.海淀法院违法不允许辩护律师复制视频证据


律师多次提出,但海淀法院法官覃波、审判长范君等拒绝给辩护律师复制视频证据,违反刑诉法第三十八条、律师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受委托的辩护律师自案件审查起诉后有权复制“与案件有关的所有材料”或“案卷材料”),只允许律师到法院查看,剥夺了律师复制案卷材料权,给律师仔细分析研究视频证据造成不便,实际侵害了律师辩护权和被告人权益。


海淀法院法官覃波、书记员亓静通知律师于2014年1月8-10日到法院集体庭前观看律师们要求复制的视频证据,违反刑诉法规定(公开开庭审理的案件证据应当在公开开庭时出示、辨认、质证),属于秘密庭前出示证据,违反公开审理的规定。


4.北京市检察院一分检检察官代海淀区检察院检察官支持公诉


丁家喜和李蔚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开庭时,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二审监督处处长检察员庄伟(女)、公诉二处副处长检察员周健辉和监督处处长助理赵鹏(助理检察员)以海淀检察院“代理检察员”身份出庭公诉是违法的。


2014年1月27日上午,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丁家喜、李蔚被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案,开庭后,程海、隋牧青、王全璋和周立新四位律师共同提出:


海淀区检察院出庭支持公诉的三个“代理检察员”无公诉人资格,要求其变更,理由是最高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四百二十六条规定,“提起公诉的案件,人民检察院应当派员以国家公诉人的身份出席第一审法庭,支持公诉。公诉人应当由检察长、检察员或者经检察长批准代行检察员职务的助理检察员一人至数人担任”,该规则和检察官法都没有设定代理检察员职务,因此这三人无权担任本案公诉人。


检察官法第十四条规定检察官不得在两个检察院任职,如果三人已经辞去一分检检察官职务,应该有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的免职公告、有海淀区人大常委会的任职公告。因为没有这两个公告,故三人在海淀区检察院任职不合法。


庄伟说有海淀区检察院检察长任命他们三人为助理检察员的文件,已经交海淀区法院了。律师要求法庭出示以证明,审判长范君拒绝。


隋牧青等四位律师提出三位检察官回避本案,审判长范君不予理睬。按照刑诉法规定,检察员回避由检察长决定,法院无权做出决定。


之后,隋牧青等四位律师都提出要法官范君和覃波、法院院长鲁为回避的请求,范君也不予理睬。


5.法院不要求、不允许证人出庭作证


律师们提出要求相关证人出庭作证的请求,审判长范君认为案卷材料已经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表示合议庭认为证人不必出庭作证。未开庭质证,法官就直接认定证据合法有效,这是严重违法的。


因辩护权受到严重侵害,无法正常行使,那么律师参加庭审就变成了配合法官和检察官违法的表演。在2014年1月27日庭审过程中,丁家喜的辩护人程海律师被迫拿出写好的拒绝辩护退庭申诉控告的声明递交给审判长范君,并简单口述内容,范君拒收。范君还阻止程海律师退庭,说律师法规定无正当理由不得拒绝辩护。几经周折,其中包括程海律师几次起身离开,这也是他被指“扰乱法庭秩序”的理由。


程海律师退庭后,法庭欲对李蔚单独继续开庭审理。李蔚以辩护人没能力为自己争取应有的权利为由当庭辞退辩护律师王全璋和周立新。法庭对丁家喜、李蔚的审理暂停。


程海律师退庭后,立即就海淀法院的违法行为向多部门投诉控告,但是无效。后来,程海律师被北京司法行政当局处罚,停止执业一年。


6.法官频繁打断律师和被告人发言


2014年4月8日和4月9日,丁家喜、李蔚案再次开庭审理。隋牧青律师和张科科律师担任丁家喜的辩护人;常玮平律师和蒋援民律师担任李蔚的辩护人。


在律师、被告人发言过程中,法官频繁打断。很多时候,明显影响辩护律师、被告人的思路。然而,对公诉人(检察官),法官明显偏袒,检察官可以不经法官允许发言。


7.法庭上的案卷材料,包括被告人口供和证人证言,均是复印件


由于控方海淀区检察院全部使用复印件展示证据和质证,在4月9日庭审过程中,被告人丁家喜、隋牧青律师和蒋援民律师提出异议,要求依法使用原件,认为若无原件,不排除证据是伪造的可能,法庭应该认定案件缺乏证据。当时,许志永案已开庭审理结束,仅海淀法院在开庭审理新公民案,检察院没有理由不提供原件。然而,法官强行推进庭审,并不支持被告人、律师提出的核对原件的要求。


隋牧青、蒋援民二位律师在法官继续违法袒护检方后,认为司法程序遭到严重践踏,在征求各自当事人同意后,决定退庭。法官阻止隋牧青律师退庭。这一过程有反复,但并没有影响庭审继续。张科科和常玮平律师留下来继续分别为丁家喜和李蔚辩护。4月9日,法庭按预定计划顺利完成对丁家喜和李蔚的庭审。


审判长范君威胁隋牧青和蒋援民律师,称将发司法建议惩处隋、蒋二位律师。隋牧青律师退庭后,法院以“扰乱法庭秩序”为由对隋牧青律师罚款1千元。

 

至于隋牧青在看守所对当事人陈云飞拍照一事,我不做评论,只引述一些律师的看法:


没有任何一部公开的法律法规禁止律师在会见在押人员时拍照、录像。《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关于律师办理刑事案件规范》的第31条第2款中规定,律师会见在押人员时可拍照、录像。


我看到的消息是陈云飞在看守所遭受酷刑和虐待。

 

现在,广东省司法厅对隋牧青律师真正依法维护当事人权益的辩护行为不但不褒奖,反而与违法的公检法部门一起迫害隋牧青律师,不知道广东省司法厅是在维护律师执业权益,还是要限制律师执业权益?要把中国的律师制度践踏成摆设吗?!


特此作证!

附:李蔚身份证复印件一张

司法厅.jpg

 

司法厅1.jpg

广州隋.jpg

责任编辑;玫瑰编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图文
隋牧青律师的代理人参加了广东省司法厅拟对隋吊销律师执业证行政处罚的听证会
全国各地律师与公民赶往广州参加隋牧青律师吊销执照听证会现场戒备森严有公民被带走
玫瑰团队群管会第五次会议【扩大会议】
对云南昭通鲁甸事件的看法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