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爆料平台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权观察 > 人权信息

常伯阳黄汉中两位律师会见余文生律师情况通报

时间:2018-02-06 00:23:59  来源:公民  作者:许艳   

常伯阳黄汉中两位律师会见余文生律师情况通报

2018年2月5日     作者;许艳

【不让会见余6文6生6律师】常伯阳律师,黄汉中律师,许艳,在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律师要会见余律师。现在没让会见余律师。。。
许艳
2018.2.5

【2月5日,黄汉中律师和常伯阳律师去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要求会见余6文6生6律师】
2月4日,我约19:20到达徐州机场,常伯阳律师去机场接的我和孩子,打上车后,发现一直有两辆车(记着车牌号),一直跟着我们的岀租车,出租车开120,这两辆车也开120,岀租车开40,这两辆车也开40。

后来岀租车终于把这两辆车甩了,没想到一到宾馆,楼下又发现了刚才跟着的一辆车牌号。
许艳
2018.2.4

【不让会见余6文6生6律师,不让我存钱,不告诉余律师指定监视居住地址】常伯阳律师,黄汉中律师,许艳,在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辩护律师要会见余律师。现在没让会见余律师。。。

我要求为余律师存钱,没让。我们想知道余律师指定监视居住地点,不告诉。
今天去的地方没有暖气。
许艳
2018.2.5

【猜测为什么指定监视居住徐州】:余律师是北京人,我是江苏省宿迁市人,为什么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把余律师指定监视居住在江苏省徐州市呢?很多人不理解。我不清楚法律规定应该是如何。今天一次的徐州之行让我从感情方面有了一点理解。

到达徐州,我忍不住的流泪了。
徐州,是余律师每次去我家的必经之路,我和他结婚都15年了,就按每年一次算,我们至少在徐州经过了15次,何况不止每年一次,这里留下了我们很多的经历与故事。

1月27日徐州警察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传唤我,我就是一个家庭主妇,几乎没有工作过,这样对我实在让我恐慌,后来的几天连续不同方式的警察联系我,或电话、或口头说、或去派出所、或夜里敲门、或以证人询问我,它们的行为让一个家属很害怕。

2月2日,北京律师一路帮助下让我去广州休息一下,夜里12点到达广州,广州律师还去机场接我。回来时广州律师送我去机场,徐州律师又来接我。很多律师说要保护我和孩子,我很感谢律师,但是我深知,现在的状况律师能保护的了我?余律师当初又何尝不是这样想保护别人的呢,可是现在不但保护不了,而且自己被抓了。不过我感谢律师们,您们的心意就让我感受到温暖。

这几天我坚强的往前走,但是我的腿在发抖。终于体会到一句话的含义,不是不害怕,而是颤抖着也要往前走。

现在从徐州往北京去,腿突然不抖了,15年的感情、点点滴滴的故事,我知道余律师现在需要我,他现在失去自由,我作为余律师的妻子不能不管他,我只是做一位妻子应尽的义务。希望余律师能尽快度过这一劫难,我们一家能早日团聚。
许艳
2018.2.5

余文生律师的律师.jpg

责任编辑;玫瑰编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图文
常伯阳黄汉中两位律师会见余文生律师情况通报
中国玫瑰团队呼吁书,余文生律师声援签名
愈挫愈勇二十载,上海吴慧群“两会”期间被拘留10日昨获自由
武汉异议人士秦永敏以涉嫌颠覆罪关押在武汉第一看守所,妻子赵素利失踪三年多“突然出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