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爆料平台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权观察 > 人权信息

后709时代中国律师被打压的形势分析

时间:2018-02-12 16:10:15  来源:  作者:祝圣武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分析形势,了解敌情,才能够更好的应对张军任司法部部长以来的新一波迫害律师的行动。

新一轮迫害律师行动大致以20177月份吴有水律师言论违法被立案查处为开端。我本人是这一轮迫害行动的第二个受害律师和第一个被吊销律师证的律师。我自从被处罚以来,一直在密切关注各地被调查处罚的律师,跟踪了解情况。

我从如下几点分析这一轮打压律师的行动:

(一)这一波对律师的打压,应该是由司法部部署和实施的。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一观点,但还是有很多事实能够印证。

第一,不同于709案的公检法司联合行动,以刑事惩罚为主导的迫害,这一轮对律师的迫害,只有司法行政机关在行动,没有迹象表明存在联合行动。第二,这一轮打压,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全国各地开花。第三,全国各地的打压都呈现出相似的重点和策略。

(二)这一轮打压行动,矛头主要指向律师的言论。

本轮打压事实上是综合打压、全面打压,只是律师言论成为打击重点而已。律师言论成为打压重点,表明当局显著加大了打压律师的力度。之所以本轮打压没有针对律师参与聚众事件,是因为709之后,有律师参与的聚众事件绝迹了,而律师“乱说话”、启蒙社会,成为了最严重的问题。

(三)这一轮打压,延续了诛心为主的策略。

根据我自己的经历,并分析其他人受打压的情况,我以为次轮打压律师言论,重点不是吊销受迫害者的律师证,而是诛灭受害律师的心。当局对于愿意认错道歉的律师,都给予“宽大处理”,而对于拒绝为政治迫害背书的律师,则坚决的吊销律师证。

从最近的河南姬来松律师言论违法被警告处分案、杭州吴有水律师言论危害国家安全被停业处罚案看,当局的诛心策略似乎有调整。我被立案调查时,山东省律协一再要求我就言论危害国家安全上媒体认错和道歉,并暗示照办之后可以不吊销律师证,但当局并没有要求姬来松和吴有水上媒体认错道歉,而仅仅要求他们向当局出具认错文书。我感觉当局降低了诛心的门槛。

不过,当局在降低诛心门槛的同时,也显著的加大了对不服从者的迫害。对我的处罚,最终不只是吊销我的律师证,而且强迫我解散律师事务所。对吴有水也采取了这样的对策,他们要求吴有水配合处罚,别哼唧,否则不但要吊销吴有水的律师证,而且要关掉吴有水的律师事务所。最近,当局还对一些“无法管教”的律师事务所采取行动,只允许这些律所往外转律师,不允许律师转入。除非这些律所屈服,否则必定经营不下去。

(四)这一轮打压,比709镇压残酷。

有人认为因为国际社会对709案件的高度关注以及709受害律师的激烈反抗,导致当局不敢再用刑事手段迫害律师。我不认同这一观点。之所以本轮打压律师极少使用刑事手段,是因为当局认为当前的问题主要是律师“乱说话”而已,不需要使用刑事手段。

709案是针对律师参与聚众事件采取的行动,对律师言论没进行系统迫害。现在,当局要求律师不但要管好自己的脚(不要乱跑),还必须管好自己的嘴(不许说人话),显然这一轮打压更加残酷。只要看看709时代微博上的物议滔滔,而这一轮打压中微博上几乎鸦雀无声,就明白这一轮打压的残酷了。

从李昱函被抓捕并被酷刑、余文生律师数次被传唤等等情况看,当局显然对于用刑事手段迫害律师和709时代一样无所顾忌。

张军部长说要关爱律师,别让律师被公安抓走了司法局还不知道。很多律师感激涕零,以为是真爱。张军上台这半年来的事实证明,张军的真实意思是司法行政部门要敢于担当,要冲在打压律师行动的前头,不要让公检法把“功劳”给抢走了。

(五)这一轮打压,目的并非要把人权律师赶尽杀绝,而是要把人权律师的影响降低到“安全”程度,把人权律师的队伍缩减到可控程度,让人权律师习惯于自我审查。

从周永康时代开始大规模迫害律师以来,对律师的打压都秉承了这一目的。人权律师队伍的扩张,毫无疑问严重威胁到一党专制体制,但把人权律师赶尽杀绝,不但做不到,而且会严重危害到中国的对外开放局面。当局对这一事实是非常清楚的。所以当局对付人权律师的策略是管控、定点清除,而非“群体灭绝”。

中国1950年代消灭知识分子的历史证明,恐怖并不能让知识分子闭嘴和灭绝,只有消灭私有制(社会主义改造),让所有人依存于国家,才能消灭知识分子,但再次消灭私有制已然不可能了。

 

 

综合上述分析,我以为,这一轮打压律师的行动,比709时代残酷。这一轮打压,由司法部统一部署,矛头主要指向律师言论,手段以行政处罚为主,策略以诛心为主,目的是要降低律师群体的社会影响、控制人权律师的人数。

当前形势下,我以为律师群体不必过于恐惧,毕竟以消灭律师为基本国策的社会主义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当下中国虽然出现了严重的政治倒退,但倒退的目的地显然不是社会主义时代。律师作为商品经济时代、对外开放时代必不可少的社会成员,已经被永久的定格,不可能改变了。体制内外都需要律师参与化解社会矛盾,防止中国社会走向暴力革命,而且消灭律师群体的努力必定引发内战。

只要中国有律师,就会不断的涌现出人权律师,不用担心人权律师会绝种。

虽然步履蹒跚,甚至会后退,但火种永存。

 

祝圣武

2018.1.19

责任编辑 马永涛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图文
人权捍卫者姜家文征集访民春节晚会被星城三里派出所带走
律师刘正清;【黄琦案情况通报】
紧急关注:中国人权独立观察员徐秦今日失联
律师蔺其磊;【秦永敏先生案件进展情况通报】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