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爆料平台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台湾气象 > 社会要闻

台湾数百学生撑黄伞悼『六四』

时间:2015-06-05 13:25:20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作者:   

 在台湾,学生发起数百人撑黄伞悼『六四』廿六周年,前六四领袖吾尔开希吁十三亿中国人民持续高喊「我不怕你」,让中国共产党崩溃。

周四晚间在台北自由广场的「重返天安门、撑伞悼六四」会场,矗立巨幅天安门广场影像背板,与自由广场对望,前天安门学运领袖王丹、吾尔开希等人,就在斗大的毛泽东像前发表谈话,产生时空错置的效果。数百名与会者撑起黄伞、默哀五分钟,悼念廿六年前冤 死在中国政权枪杆下的亡魂,也呼应去年争自由、争民主的香港雨伞运动。

中国流亡作家余杰致词指出,此时此刻,中国政权继续把天安门母亲囚禁在家中,那些前去探望天安门母亲的朋友们,刚回到家里就被秘密警察约谈,秘密警察马上把窃听到的谈话,播放给他们听,用种方式恐吓要跟天安门母亲相濡以沫的中国公民。所以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愤怒的谴责说:「杀了你的亲人,不给任何交待,你要公道,没有,只有迫害和监控,封住你的嘴,而且愈演愈烈。」

余杰强调:「这样的暴行,我们可以看出习近平政权的蛮横、丑陋、野蛮,一个肆意屠杀自己公民的政权,台湾朋友能够相信他们所说的『两岸一家亲』的谎言吗?」余杰提到,去年他在同一地点参加完六四纪念晚会后,彻夜难眠,写下诗歌,要送给每一位拒绝遗忘的朋友:

这一座广场

 

以自由命名

 

野百合像飞鸟一般盛开

 

 

 

那一座广场

 

以皇帝和元首的名字命名

 

子弹像爆竹一样四处飞溅

 

 

 

今夜,我来到这一座广场

 

哀悼那一座广场上的死者

 

黑衣飘飘的人们,放飞白色的鸽子

 

 

 

而在那一座广场

 

面目狰狞的警察和没有表情的监视器

 

不给母亲留下一个小小的角落

 

 

 

从这座广场到那座广场有多远

 

从自由到暴政就有多远

 

吾尔开希致词时说,历史会怎样记载天安门之后的这二十六年?共产党的血腥镇压当然会被记载,但历 史同时会记得很多人名,包括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维权人士高智晟、陈光诚、浦志强、胡佳、许志永、刘晓波,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地下教会、维吾尔人,及一 百多名在烈火中涅盘的西藏人民,还有指出「国王没穿衣服」的记者高瑜。

吾尔开希说,历史在这二十六年之中所记载的每一个勇敢的人,和当年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都有一个共通性,就是「我们不怕」!吾尔开希说:「不害怕是一个有效的可选项,只要我们今天重复地对共产党重复地说出简单的四个字『我不怕你』,我们每一次地讲出这四个声音,强大的共产党,就会缩小一点点,十三亿次,重复地『我不怕你』,就会让这个政府,在空气之中,宛如一个随风飘逝的气泡,啪然崩溃。」

吾尔开希还说:「高瑜告诉我们,共产党最害怕的是『言辞』,那我们今天就用『言辞』来纪念六四,今天的言辞是『永不忘记、永不放弃』。

王丹则在台上朗读一封三个小时之前,北京九零后青年的来信,开头写着:「今天是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我去了天安门,我的大学老师在第一节课上提到,不知是巧合,还是苍天有眼,几乎每年到六四前后,都会下雨,那是苍天在流泪。」

这名北京学生信中写着,坐着地铁往天安门途中,他挂着耳机,放着「自由花」、「历史的伤口」、「走向共和」、「血染的风釆」、「最后一枪」等歌曲,天安门人非常多,安检非常严,他排队十五分钟才完成安检。

王丹继续念着这封信说:「我站在地砖上,望着人民英雄纪念碑,想着这里,曾经是屠杀发生过的地方,鲜血染红了地砖,呼啸而过的子弹,心里便不由地沉重了起来,默默地走到纪念碑前,照了相,然后在碑前鞠躬,心里想着那首(屈原的)国殇:『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亦兮为鬼雄。』」

这位学生结语写着,抬头看着眼前的国旗,想起在国旗杆旁边被射杀的学生,他双手合十默默为死难者 祈祷,希望他们在天堂、如果有天堂的话,能够平安喜乐,也但愿中国的未来,能如今天北京的天气,风雨过后终见阳光。王丹说,这些年来,很多人问他,为什么 二十六年来,他仍对中国的民主抱有希望,这封「北京来信」就是他的答案。

弟弟在六四事件躲过一劫的美国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一方面感到很激动,另外感到台湾作为华人世界中一个坚守民主信念的地方,是一个真正自由的地方,在这里能够聚集民主的力量。」夏业良说,六四大屠杀二十六年后,而且台北还下着小雨,仍有这么多人为中国的自由、民主奋斗,他为此感到高兴。

主办单位、台湾学生促进中国民主化工作会召集人、香港在台学生郭豫谦强调:「二十六年前发生过的事情,二十六年后差点就要发生,当年、今日,其实都是一群学生,对着同一个政权、要求同一件事情,那就是民主。」郭豫谦说:「从这个角度来看,六四从来就没有结束过,它只是以不同的面貌、用不同的形式,在不同的地方,不停地发生,六四对我们这一代来说,它不只是一件历史事件,它更是一个实际进行中的民主抗争。」他认为「六四精神」已经传承。

责任编辑 罗 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图文
台湾数百学生撑黄伞悼『六四』
致黑龙江庆安公安局公开信
关于六四公开信的反馈
美国调查王岐山,暗斗转明斗,力挺曾庆红颠覆习近平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