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爆料平台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台湾气象 > 社会要闻

台湾的未来究竟将由谁来决定?

时间:2015-06-11 12:36:02  来源:互联网  作者: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就台湾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一事表示,一个中国原则是两岸关系的政治基础,蔡英文首先要通过13亿中国人民的“考试”。
 
崔天凯在中国驻美大使馆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非常警惕任何可能的“台独”动向,中方对美方讲得很清楚,反对任何有“台独”倾向的人到美国来活动,反对美国给他()们提供舞台。
 
有台湾媒体把蔡英文此访称为“赴美面试”,两岸关系则是一道“必考题”,外界高度关注她是否会对“维持两岸现状”的政策主张作出更明确论述。对此,崔天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她为什么有话不能跟对岸的同胞说,要找外国人来面试呢?她首先要能过得了13亿中国人民的考试。她能不能接受一个中国的原则,而不是含糊其辞地想蒙混过关?”
 
崔天凯强调,一个中国原则是两岸关系的政治基础,也是中美关系政治基础的一部分,美国的公开政策也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所以不管什么人到美国、有什么活动,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损害这一原则。
 
64日,蔡英文在华盛顿出席台湾侨胞晚宴时告诉台湾侨胞,其实她没有必要回应崔天凯,提起此事只是想传递两个信息。第一,台湾人永远坚持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第二,对于维护台海和平稳定,她有责任也有决心。蔡英文强调,她不需要到世界上任何其他的国家考试,在政治上,民主制度就是最好的考试。“如果我要考试,那台湾人民是我唯一的主考官,我只需要对2300万台湾人民交代我的答案。”
 
刚刚出访过大陆的国民党主席、新北市长朱立伦,在被追问对崔天凯说词的看法时也表示,台湾的未来由2300万台湾人决定,“他们讲他们的”。朱立伦还说,台湾对外要用正面的心情,要坚持台湾的立场,不会做任何负面、恶意的攻击或抹黑。至于蔡英文的两岸立场,他认为社会自有公评。
 
台湾陆委会主委夏立言和外交部长林永乐也先后表态,说中华民国总统是由台湾2300万人民选出来的,崔天凯所谓“要通过13亿中国人考试”的发言并不适当。
 
去年,马英九接受台湾《财讯》杂志专访时表示,不管中国大陆对香港的“一国两制”承诺做不做得到,“跟我们都无关”。台湾跟香港“完全不一样”,不能拿来做任何比较,不接受拿香港的情况设想台湾未来。
 
马英九指出,本来中国大陆的“一国两制”是为台湾设计的,不过台湾早就宣布“无法接受”,中国大陆用在香港能不能做得成功,这要看北京政府如何处理香港人对自由民主的要求。有人说看到香港就好像看到台湾的未来,这完全是错误的比较,是“庸人自扰”。
 
台湾从1987年蒋经国开放党禁、报禁开始,迄今已有20多年历史。特别是执政党的和平轮替最具震撼力,台湾的民主进程是一个长期的历史现象,对于台湾政坛的所谓“乱象”,没有经历过民主的人没有资格盲目鄙视台湾的民主进程。
 
台湾民进党创党元老张俊宏认为,只要大陆开放直选,台湾就马上可以回归。他主张两岸应实行“一国一制”,在民主、法治前提下统一才是“真统一”。他强调大陆若真想统一,就应该实施总统直选......2300万台湾人和4万名民进党党员都不害怕,13亿大陆人和9000万党员更不应该反对。
 
龙应台女士曾指出:世界上没有人能否认:台湾有的,是整个华人世界里政治敏感度、成熟度、自主性最高的公民群体。如今的台湾,已经形成了一个开放的自由社会,一个多元的民主社会,所有的权力都被关进了法律的牢笼,民众获得了来之不易的安全和权利。如今的台湾,以和善文明引领了真正的“和谐社会”之风,城乡差距贫富差距日渐缩小,使得台湾少有挥金如土之辈,也少有穷困潦倒一族。在台湾看不到屈辱的上访大军,也看不到悲愤自残的抗暴景观,更令人惊奇的是,台湾几乎完整地继承了“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的中华传统美德。
 
今天的台湾,人民不再仰视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员,他们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权利和自由选择一个好的政党来服务社会和全民,而不是被动地接受统治和奴役。从1987年蒋经国先生主动开放党禁、报禁开始,迄今只有20多年的历史。在如此短暂的民主进程中,最具震撼力的是政党的和平轮替,这是台湾民主进程中最值得喝彩的光辉篇章。
 
许多人认为台湾的民主制度下仍然出现腐败及政府效率低下,从而对民主制度在保证政府廉洁方面和体现人民根本利益的作用产生怀疑。其实,正是由于民主制度,才使台湾的腐败一一被揭露,被遏制,并且促进民主制度更加完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传统专制体制向民主体制过渡的一个附带品。从中国传统社会文化背景看,即便是通过民主方式第一次进入权力中心的政党和其领导人,特别是原来的在野党和其竞选人,也并不一定具备或能坚持真正的责任意识和契约意识。但是,正是由于民主制度,台湾人才能更快、更准确、更充分地揭露这种腐败,从而使这种伴随新生制度而来的丑恶和危害性降到最低。如果不是言论自由和舆论监督,不是在野党的监督和对抗,不是司法的独立,或者从根本上说,不是人民当家作主意识的提高和这种权力的行使,台湾的腐败就不会被这样迅速和全面揭露,民主制度也不会这样得到完善。
 
台湾的民主制度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更不是国民党对台湾人民的一种施舍和恩赐,而是台湾人民经过长期的抗争,才迫使统治者顺应历史,把民主的权力最终交还给了人民。自蒋介石从大陆逃离到台湾,台湾的民主抗争就没有停止过。在70年代反抗国民党统治的政治运动中,台湾本土政治精英逐渐成为主力和中坚,如《台湾政论》《美丽岛》的黄信介、吕秀莲、施明德等人,都是具有浓厚草根色彩的台湾本土人士,浓厚的本土色彩以及本土精英在台湾地方选举中的出色表现,使得民间政治运动的社会基础不断扩大。
 
19791210日,《美丽岛》杂志与“台湾人权委员会”联合在高雄举办纪念“国际人权日”集会游行,国民党派出大批军警阻拦。游行领袖与3000多名游行者情绪激昂,不断高呼“打倒特务统治”、“反对国民党专政”等口号。警察用催泪弹电棍等镇压游行。冲突造成双方近200人受伤。事后国民党秋后算账进行大规模搜捕,152名党外人士以“涉嫌判乱罪”被抓。经过军法审判,以“为中共统战”和“台独叛乱”罪名,将党外运动份子全部判刑。美丽岛事件虽然被暴力镇压,但也使国民党遭到重创。这种建立在暴力恐吓之上的专制极权令台湾人民彻底失望。
 
《美丽岛》事件虽然让追求民主自由的台湾本土知识分子备受打击,也“促使国民党向温和的政治反对派作出妥协让步,为1980年选举法的改写和台湾的第一场全面选举铺路”,吸引了一批辩护律师投入民主运动,并迅速成为之后政治运动的核心,陈水扁、谢长廷、苏贞昌、张俊雄等人都是在为《美丽岛》事件担任辩护律师之后,开始投身政治运动的。美丽岛事件成为台湾政治走向的分水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美丽岛事件敲响了国民党专制极权的丧钟!
 
蒋经国先生在晚年深知民主改革已经无法阻挡,台湾必须融入国际社会。1985816日,蒋经国先生在接受美国《时代》杂志专访时,特别声明:“中华民国国家元首依宪法选举产生,从未考虑由蒋家人士继任。”一年之后,19863月,蒋经国下令成立“政治革新小组”,全面推动政治体制改革。9月,蒋经国表示要解除实行38年的解严令,并开放党禁,开放报禁。此言一出,那些多年来坚持不懈为争取民主权利而斗争的自由人士,迫不及待地于928日在台北圆山饭店集会,宣布成立民主进步党,即后来用选票打败国民党成为台湾执政党的“民进党”。
 
当国民党情治部门向蒋经国呈送一份抓人名单,蒋经国不仅没有批准,还忠告同僚:“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 蒋经国先生不仅结束了台湾的专制历史,也终结了台湾的强人政治。台湾因为有了蒋经国,才跳出黑暗专制的历史窠臼,顺利回到了民主自由的世界主流,使“中国人不适合西方民主”的谎言成为最无耻最弱智的笑柄。
 

(责编:伊秋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图文
我的控告状
南方周末记者柴会群(原告)诉中国医师协会及法务部主任邓利强、央视记者王志安(三被告)“名誉侵权案”
未成年工人工厂内横死被抛尸 厂方卸责家属被打
山东临沂恶警再度迫害张红
相关文章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